笔趣阁 > 请根据以下提示修仙 > 第三十三章:宴会邀请,信件!
    将信寄完后,陈玄卿回到了客栈,一路上已经开始在思索老爷子会怎么教育自己那几位叔伯。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忽然响起,将他叫住。

    “少爷。”

    声音响起,让陈玄卿看去。

    是一名三十来岁,身穿一袭黑色劲装的中年魁梧男子,浑身透露着一股精悍之气。

    “赵叔,你怎么来了,是太一试炼结束,我爹让你来接我回去的?”

    陈玄卿出声,已经猜到对方来的目的。

    这名中年男子叫做赵虎,是陈家的高手,一身武道修为,已至臻境。

    “少爷果然是料事如神啊,老爷说,让我等到太一试炼大会结束,便接您回去。”

    赵虎开口,如实说道。

    听到这话,陈玄卿不由笑了。

    这太一试炼刚结束,就派人过来接自己回去。

    什么意思!?

    看不起人是吧?

    这是明摆着不信自己能通过太一仙宗的试练大会啊。

    得亏我在写信时,还让你们多多保重身体,照顾好自己,没想到你们却这样看我。

    好!

    非常好!

    眼看着陈玄卿不说话,赵虎的声音响起了。

    “少爷,咱们现在走还是等等?等等的话,估计回去就晚了。”

    赵虎憨厚道。

    陈玄卿有些无奈,而后拿出太一仙宗的令牌,摆在赵虎面前道。

    “来,瞧瞧这是什么!”

    陈玄卿有些没好气道。

    后者注视着这块古令,思索了一会,而后有些无奈道。

    “少爷,我赵虎虽然憨厚,但懂一些道理,输了就输了,愿赌服输,没必要做个假令牌啊,没事考不进太一仙宗不丢人,收起来吧,咱不丢这人。”

    赵虎善意道。

    陈玄卿:“.......”

    假令!

    假你妹啊。

    睁大你的眼睛看看啊!!这是真的!!!

    陈玄卿吐了。

    “你去看看,太一仙宗收徒试炼大会的揭榜结果,看完再来跟我说。”

    陈玄卿有些无语了,只能让赵虎自己去看名单了。

    “看那玩意干什么啊?”

    “嘶!少爷,你不会连名单都作假的吧?这可使不得,这要出大事啊。”

    赵虎摇了摇头,但很快想到了什么,连忙开口,一脸恐慌。

    淦!

    赵虎,你也太瞧不起人了吧。

    陈玄卿听到这话,脸都快绿了。

    假令牌就算了,假榜单都能想出来。

    这已经不是瞧不起人了!

    这是对我陈某人的侮辱!

    人格侮辱!

    眼看着陈玄卿一副古怪的面容,赵虎有些不由皱眉了。

    仔细想想。

    自家少爷虽然胆大包天,但也不至于弄假榜吧?

    这可是太一古城啊。

    “少爷,你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啊?”

    赵虎继续问道。

    而陈玄卿也懒得跟他废话了。

    直接开口道。

    “你自己去看,看完就知道了。”

    “对了,看完后,也不用回来跟我说什么,你自己回去就行。”

    “刚才我已经寄信回族中,将通过太一仙宗试练大会的事情告诉父亲他们,想必他们也不会相信。

    “刚好,你去解释,也懒得我继续解释一遍。”

    陈玄卿如此说道。

    赵虎还是有些不解,可刚想说什么时,陈玄卿便已经离开了。

    带着疑惑。

    赵虎朝着城门走去,很快便看到大大的榜单。

    朝着下方看去。

    扫了一眼。

    没有陈玄卿。

    “少爷果然是在骗我,赵虎你当真是愚蠢啊。”

    一看榜单没有陈玄卿,赵虎顿时以为自己上当了。

    但很快,随着赵虎将目光看到上面时。

    赵虎愣住了。

    甲等:陈玄卿。

    嘶。

    “少爷,当真神人也啊。”

    赵虎彻彻底底震撼了。

    他没想陈玄卿不但过关了,而且还是头榜。

    祖坟冒青烟!

    这当真是祖坟冒青烟啊。

    而此时此刻。

    已然回到房内的陈玄卿,刚准备休息时,突兀之间敲门声响起。

    这让陈玄卿有些好奇,难道赵虎又回来了。

    “门没锁,进。”

    陈玄卿开口道。

    房门被打开,但来人并不是赵虎,而是一名身穿青色锦衣,三十来岁的儒雅男子。

    男子走了进来,朝着陈玄卿抱拳作揖,紧接着缓缓开口道。

    “在下许儒,见过陈玄卿陈公子。”

    对方神情语气温和,一上来就作揖,显得十分客气。

    “李儒?”

    陈玄卿微微皱眉,他不认识此人,但也没有显得大惊小怪,只是缓缓道。

    “阁下有何贵干?”

    他并不认识对方,也没有听过许儒这个名字,不知道对方来找自己做什么。

    “陈公子,在下奉命前来,我家公子七日后在太一酒楼摆下宴会,邀请陈公子您参加。”

    许儒这般说道,随后从袖中拿出一幅烫金请帖,递给陈玄卿。

    这幅请帖一眼便给人十分珍贵的感觉,可以看得出其主人不凡。

    陈玄卿接过帖子,轻轻翻开,只见上面大约写着,太一仙宗试练大会结束,恭贺他通过试练,成功拜入太一仙宗。

    所以在太一酒楼设宴,邀请所有通过太一仙宗试练的人一聚,庆贺一番。

    邀请人写着,周无忧。

    合上帖子,陈玄卿沉吟片刻道:“你家公子是谁?”

    这个周无忧陈玄卿不认识,但知道绝对不是普通人。

    因为,太一酒楼乃太一仙宗的产业,是专门服务于太一仙宗的弟子,里面的饭菜佳肴皆是仙门弟子用的膳食,每一种都价值千金。

    其他人想要进去消费,可不是有钱就行,还要有着一定身份地位。

    而这周无忧,能够在太一酒楼设宴,明显不简单。

    “我家公子是大周十皇子。”

    后者开口,如此说道。

    “大周十皇子。”

    陈玄卿闻言,瞬间就了然了。

    周,是皇族姓氏。

    周无忧,大周十皇子。

    难怪能够在太一酒楼设宴。

    许儒继续开口道:“我家公子特意嘱咐我,让我一定要请到陈公子您。”

    “一定邀请到我?”

    陈玄卿闻言,这话说的,他有些不信。

    他陈家在南豫府是第一家族,但在大周王朝,大周皇族面前,什么都不是。

    如今大周十皇子,邀请他参加宴席,都完全是通过试练大会,拜入太一仙宗的原因。

    “太一试炼大会,一共有五十六人通过,而甲榜一共三人,陈公子您乃是位列甲榜的年轻俊才,所以我家公子十分想与您一见,结交一番。”

    “还请您务必不要拒绝,我家公子还为陈公子准备了厚礼。”

    许儒开口,如此说道。

    听到这话,陈玄卿有些舒服了。

    看看人家家里的下人,再看看自己家的。

    陈玄卿心中将许儒和赵虎对比了一番,愈发感觉这个十皇子很有眼光,非常不错。

    “行,陈某到时定来赴约。”

    虽然说拜入太一仙宗,自己现在也可以不给大周皇子面子,但能不得罪自然是最好。

    何况,大周十皇子邀请所有通过太一仙宗试练的人,想必大多人也不会选择拒绝。

    先不说人家好歹是皇子,怎么也得给点面子,这有人带头让聚一聚,相互认识下,也是好事。

    来进入太一仙宗,说不定还能相互扶持一番。

    毕竟,多个朋友多条路。

    他陈玄卿最喜欢的便是交朋友了。

    这些能够参加四关试练的人,没有几个简单的,结识下,只有好处,不会有坏处。

    世人皆有忧,他陈玄卿可以为世人排忧解难。

    待去了太一仙宗,人生地不熟的,花钱的地方又多。

    正所谓出门在外靠朋友。

    说不定,自己以后还要从这些朋友身上赚点零花钱了。

    “既然如此,七日后,静待陈公子。”

    许儒得到确定,也没有继续多说,向陈玄卿抱拳作揖道,然后离开。

    “不送。”

    陈玄卿点了点头,看着许儒离开,将门带上。

    “大周十皇子?难道这个十皇子也要前往太一仙宗?”

    陈玄卿不由想到。

    对于其他通过太一试练大会的人,他还真不认识。

    哪怕对于这个大周十皇子,陈玄卿也是一无所知。

    要不然,也不至于看到名字,都未联想到。

    这些年,他平日里主要心思都花在修仙,如何拜入仙门上。

    没有多想,将这件事放在一旁。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晃过去三天。

    陈玄卿正在房内看书。

    “玄卿哥!”

    就在这时,突兀之间,房门被敲响,是江富海的声音。

    “进。”

    陈玄卿出声道。

    “玄卿哥,我回来了,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

    江富海抱着一个古朴的长匣子,走了进来。

    与此同时。

    南豫古城。

    陈家。

    “老爷,你的信,是少爷寄回来的。”

    许管家一大早,便收到顺风信使送来的信件。

    “哦?玄卿寄回来的信?他寄信回来干什么?难道没钱回来,让我派人去接他。”

    陈叶听到许管家的话语,如此说道。

    “不至于啊,我怕玄卿钱不够花,走时还把身上的三千两黄金全给他了。”

    一旁的陈鹏听到陈叶话语,这般说道。

    这太一试炼一共还没一个月的时间,哪怕这段时间陈玄卿天天逛青楼也花不了这么多钱啊。

    何况陈玄卿根本不逛青楼。

    “五爷,少爷也给您的写信。”

    许管家向陈鹏说道。

    “还给我写信了,难不成真没钱了,我当时跟玄卿说,要回来时,便跟我写信。”

    陈鹏听到还有自己的信,不由有些诧异。

    “之前玄卿这小子不是来打赌,还从族中拿了一千灵石吗?”

    “对啊,这再怎么花也不至于没钱。”

    “嘶,玄卿这臭小子要那一千灵石,不会是听到有什么一千灵石包过太一试炼,最后急病乱投医,孤独一掷,结果钱被骗了。”

    “大哥说的还真有可能。”

    大堂内,陈玄卿的几位叔伯长辈也在,脸上笑呵呵说道。

    “大爷,三爷,四爷,也有你们的信。”

    许管家继续出声道。

    “还有我们的信,玄卿这小子是写了多少封信?要钱也不可能找我们所有人要把。”

    陈玄卿的大伯出声,这般说道。

    “说不定这臭小子知道我们不可能给他钱,所以每个人都写一封信。”

    陈玄卿的三叔笑呵呵说道。

    “不用猜了,看看就知道了,就算被骗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玄卿还小,吃点亏是好事。”

    “而且,我让赵虎去接他了,看时间应该也快回来了。”

    陈叶摆了摆手,这般说道,将手中信封拆开。

    “老爷,少爷还给老太爷他们写了信,我这便送过去。”

    许管家开口道。

    “别,把他们全部喊过来,再把老太爷请过来,一起看玄卿写了什么信。”

    “我要让他在老爷子面前出丑,免得老爷子整天说这混小子聪明聪明的。”

    “快点,去。”

    陈叶开口,他基本上断定这信是求救信,所以让大家一起过来看看。

    总不能自己一个人笑吧?

    要笑就一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