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请根据以下提示修仙 > 第二十七章:我还有三千字没水啊!
    太一古城。

    “这位师兄,请问我们领取到试练令后,接下来该做什么。”

    陈玄卿从太一仙门弟子手中领取到试练令牌,这般问道。

    他心中自然知道,一旦领取试练令牌后,试练便会在悄然无息之间开始,让人入阵,进行考核。

    但他还是尝试问问,万一这一问,对方就会给予什么隐藏暗示呢。

    “领取试练令后,回去等待试练开始即可。”

    “下一位!”

    显然,陈玄卿想多了,太一仙宗弟子面无表情地回答。

    对于这种情况,陈玄卿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离去,打起十二分精神,谨慎提防了。

    江富海和李岩兄妹二人也领取了试练令牌,不过他们三人基本上是把担忧挂在脸上,好在的是大部分人都是如此,所以也没有任何异样。

    “玄卿兄,我们现在怎么办?”

    三人看向陈玄卿。

    如今,三人对陈玄卿唯首是瞻。

    “这种情况,只能静心等待了,不过,现在天色已经不晚了,先回去好好休息吧,将精神养足。”

    “否则的话,这样一直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

    陈玄卿出声,如此说道。

    现在大晚上的,也不知道这阵法什么时候出现,不如先回去好好睡觉养养精神。

    不然一直打起精神,谨慎提防,等到第二天困了,精神不佳的时候,悄然入阵,那就完了。

    知道初尘道人的脏后,陈玄卿对于试练,直接往最坏的方面想。

    三人闻言,点了点头,便一同离去。

    他们住的并不是同一个客栈,李岩和李玥的琳琅客栈,与陈玄卿所在的并不顺路,先行离去。

    “玄卿哥,我们先回去了,明天见。”

    两人出声,道别一声,作揖告辞。

    “嗯,明天见。”

    陈玄卿点了点头。

    李岩兄妹二人刚刚离去,一旁的江富海忽然看向陈玄卿道:“玄卿哥,你还要不要灵石。”

    江富海看着陈玄卿,这般说道。

    陈玄卿听到江富海话语,微微一愣,不知道对方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灵石?

    他自然还要灵石了。

    谁不缺灵石。

    更何况自己身上,还有着修仙日记这个吃灵石大户。

    “玄卿哥,我知道哪里有一大笔灵石,本来打算自己去拿点用,但今日玄卿哥这般待我,我简直无以为报,若是玄卿哥你需要灵石的话,这些灵石我愿意分给玄卿哥。”

    江富海继续出声,语气十分真诚。

    陈玄卿听得不由心中一动。

    自己的确差灵石,但自己告诉江富海信息,也从后者身上获得了报酬。

    现在江富海这样说,还问他要不要灵石,让陈玄卿有些不好意思了。

    “在哪?要怎么弄。”

    陈玄卿沉吟片刻后,这般说道。

    既然对方一番好意,自己拒绝了的话,岂不是显得太那啥。

    人家既然这样问,自己就收着,等以后自己发达了,不会忘记他。

    “我江家在太一古城有着一个仓库,里面存放了百万灵石,不过那仓库需要两把钥匙才能打开,其中银钥匙已经在我手中,金钥匙则在我家管家手中。”

    “玄卿哥你需要灵石的话,便跟我一起过去。”

    “到时候玄卿哥你只需等待,我去将管家打晕,直接把金钥匙拿过来就行,对于这事,玄卿哥你放心,我家里不怪罪下来,我以前一缺灵石用也是这般。”

    江富海向陈玄卿这般说道。

    听到江富海话语,陈玄卿忍不住直呼好家伙。

    家里仓库存着百万灵石。

    需要灵石就去给管家来一闷棍,然后直接从里面拿。

    不亏是大户人家。

    若是自己跟着去,拿个万把灵石,岂不是问题也不大。

    陈玄卿心中忍不住想到,有些心动。

    但想到这行为,让他觉得还是有些不道德,虽然江富海说是自家的灵石,但不问自取,是为偷。

    何况还要敲闷棍。

    江富海自己这般做,也就算了,那是人家自家的灵石,可自己去拿,算什么啊。

    陈玄卿觉得不太好。

    然而,就在这时,突兀之间。

    陈玄卿发现一个事情。

    他的心脏在跳动。

    心脏再跳很正常。

    可问题是,之前他为了静心,使用了静心符,让心脏静止跳动了。

    是什么时候,自己的心脏重新开始跳来着?

    陈玄卿意识到不对劲,回忆思索。

    他记得在这一路上,自己心脏一直处于静止状态,好像就是刚刚开始跳的。

    难道!

    自己入阵了?

    陈玄卿觉得很有可能。

    江富海突然跟自己说这个事情,加上自己心脏开始跳动,这很有问题。

    不过,陈玄卿也没有笃定自己的判断。

    万一是静心符效果到了呢。

    他也不知道静心符持续多久。

    事关试练,他必然选择稳一手。

    “日记,给我提示。”

    陈玄卿没有任何犹豫,选择购买提示。

    ---

    永安十五年,正月二十五日。

    子时:你在回客栈的路上,江富海突然问你要不要灵石,就在你犹豫间,你发现自己的心脏在跳动,你记得自己明明使用了静心符,让心脏处于静止跳动,所以,这个情况让你觉得有问题,不对劲,自己是不是已经悄然入阵,开始了阵法试练?

    括号【提示一:十枚灵石】

    ---

    提示出现。

    不过这一次,只有一个提示。

    没有犹豫,陈玄卿直接购买提示。

    【是】

    提示只有一个字。

    看到这个提示,陈玄卿暗道好险。

    这幻阵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自己刚刚和李岩兄妹分别,和江富海走在一起,便在悄然无息入阵。

    要不是有着静心符,自己根本无法发现。

    同时,他心中对于这一关的测试,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当初通过修仙日记,陈玄卿知道这一关,识破幻阵者,便为优等。

    但在这一刻,他不由想到试练的第一关,品德。

    结合刚刚江富海的话语,问自己要不要灵石,陈玄卿立即懂了。

    这阵法幻阵,还是在测试人的品德心性啊。

    若是刚才,自己答应了江富海,估计直接淘汰出局了。

    若是自己选择拒绝了江富海,可能算是通关,估计评价也高不到哪里去。

    对于这个,陈玄卿只能说。

    没人比我更懂什么叫品德心性!

    “江兄!”

    陈玄卿开口,大喝一声。

    月光洒落在陈玄卿身上,宛若圣人的光辉,在这一刻,陈玄卿再入道德圣人境。

    与此同时。

    太一仙宗,议事阁内。

    一众长老正看着殿内的水镜,上面浮现出一幅幅画面。

    这水镜之中,正是在进行太一仙门阵法试练的画面。

    “在初尘师兄第一关的筛选下,这些弟子的心性,的确很是不错。”

    “嗯,有几个虽然心性没有过关,但品德算得上不错。”

    有人出声感叹道。

    这时,水镜上出现一幅景象,正是一名十八岁的帅气年轻人在呵斥一名体型富态的年轻男子。

    这水镜之中的画面,自然是陈玄卿了。

    画面之中,陈玄卿身姿挺拔,一脸正气凛然,口中呵斥道。

    “江兄,我再称呼你一句江兄,我想问你一句,你把我陈玄卿当作什么人了!”

    “我陈玄卿是缺灵石,爱灵石,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我自小懂事起,每一分钱,每一枚灵石,都是通过自己双手赚来的,因为只有这样,我才用的舒服,用的舒心!”

    “可你这般行为,简直......简直......”

    话语间陈玄卿不断摇头,然后长叹一口气,继续正义凛然道:“虽然说拿的是你自家灵石,可有道是,不问自取,是为盗也!”

    “所以你这行为,就是在偷盗,我们虽然相识只一天,不是什么共患难的兄弟,但也有许情谊,我陈玄卿将你当作朋友!”

    “既然是朋友,那我陈玄卿就必须告诉你,你这行为,是不对的!”

    在这殿内的长老,自然知道水镜中的景象是怎么回事。

    是那名年轻的帅气青年在进行幻阵试练,而那名富态男子,是阵法幻象,在考验那帅气青年的心情。

    “嘶,前面那些试练着,品德心性虽然不错,但比起这年轻人,还是差了点。”

    “很少见到心性品德如此的孩子了,看来初尘师兄试练的效果的确不错。”

    “不错,此子心性品德,当的上优等。”

    有几名长老出声,点了点头,对陈玄卿进行点评。

    幻阵之中。

    江富海听到陈玄卿这般训斥自己,并没有恼怒,反倒是讪笑一声道:“玄卿哥,行,那咱不要了,是我小人了。”

    他开口,给予回答。

    只是陈玄卿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

    而是一脸严肃道。

    “不要了?不要就没事吗?”

    “江兄,你莫要怪我啰嗦,我要与你好好说道说道。”

    “你如今还只是个普通人,做出这等事情,未将这放在心上,可若是未来,你走上修仙之路,这般心性行径,无法明辨是非,那怎么能行,这样太容易走上歧途了。”

    “你可能觉得我说的太过,可江兄你有没有听过,小时候偷针,长大偷金的故事,一个好的习惯必须从细节小事做起,做到防微杜渐。”

    “这若是放在你身上,你现在身为普通凡人,只是从家中盗取灵石使用,不当一回事,可当你成了修仙者,拥有力量后呢!”

    “正所谓,身怀利器,杀心自起,到时候有更多诱惑在等着你,若你现在无法坚持本心,保持极好的品德心性,未来怎么在修仙路上走得长远!”

    “要知道,我们现在可是在参加太一仙门的试练大会,江兄你能通过第一关,并且获得极好的评价,便代表你品德不差,只是没有意识到,所以我必须将这些话语说出来,给你当头棒喝!”

    “可能你不会将我的话语放在心上,但这一日的友谊,你叫我一声玄卿兄,我叫你一声江兄,那么我就必须这样做!”

    “若是你能改正,愿意改正,我们未来还能相互扶持,若是你不能改正的话,就别怪我陈玄卿不客气了!”

    “我无法看着自己的朋友这般,甚至未来走上歧途!”

    听得陈玄卿的话语,江富海已经跪在地上,泪流面目了:“玄卿哥,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我错了,我知错了!”

    太一仙宗,议事阁内,一众长老面面相觑。

    对于陈玄卿都不知道如何评价了。

    这尼玛简直离谱。

    他们修炼数百千年,但未有见过如陈玄卿这般的人。

    真就道德圣人了。

    就连初尘道人也有些无语了。

    他是要求品德心性高。

    可这也太高了吧。

    而且,他们看到水镜中,随着江富海认错,陈玄卿依旧是喋喋不休!

    “好,江兄,既然你认识到错误了,也不白费我一番口舌。”

    “正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既然你知错,那么便好好反省,并且回家族赔罪,为以前犯下的错道歉,祈求原谅。”

    “你虽然说族中未有怪罪过你,但人要敢于承担错误,认识到自身错误。”

    “至于灵石,江兄,若是你真缺灵石,你开口,我陈玄卿虽然不富裕,但也还有一些灵石......”

    初尘道人挥了挥手,水镜上画面直接变幻,没有继续看下去了。

    尼玛就离谱。

    与此同时。

    陈玄卿发现,耳边有喧哗声响起,自己眼前的场景出现了变化。

    幻阵,破了。

    这么快就破了?

    我后面还有三千字还没水呢?

    我圣人的一面,还没有彻底暴露出来啊。

    喂!

    能不能继续?

    这才多久啊,这就算通过了?哪里有这么敷衍人的?

    陈玄卿心中满是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