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请根据以下提示修仙 > 第二十七章:静心符?静止心脏跳动?
    太一古城。

    城门口,此时有些喧哗。

    “我过了,我过了!哈哈哈哈哈哈!”

    “我知道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不愧是初尘道人,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这怎么可能,我的品德怎么是下等!”

    “我江湖人送外号小孟尝,怎么只是中等,有问题!”

    “我不服!”

    “这什么品德试练!我不甘心!”

    随着品德结果出现,许多人纷纷出声,有满是喜悦,也有出声抱怨的。

    而抱怨占据大多。

    毕竟,大半人在这刚刚开始,便直接结束淘汰,哪里能接受的了。

    忍不住出声抱怨,这试练太脏,太不合理了。

    哪有不告诉试题,便已经开始试练的。

    人群议论,抱怨声四起,但也只能抱怨,毕竟他们不敢招惹太一仙宗。

    .......

    陈玄卿听到李岩兄妹二人都通过品德试练,并不意外。

    这个结果,他早就有意料到。

    毕竟,凌嫣然就是考验他们品德之人。

    当时凌嫣然被凶兽追杀,李岩兄妹二人出手相救,便表示通过了考验。

    倒是江富海通过了试练,还试练结果是极好,这让他有些无语。

    不是他看不起江富海。

    主要是他特意询问过江富海,有没有遇到什么事。

    当时江富海的回答,就是遇到了一个乞丐被下人欺负。

    然后他出言相助了。

    并且赠予乞丐几百两黄金,包他一个月吃饱喝好,还给姑娘陪。

    这也行?

    难道这个乞丐真是太一仙宗的弟子?

    陈玄卿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对此,他只能直呼好家伙。

    之前他还在心想,不愧太一仙门,对品德的要求就是高。

    自己对凌嫣然做到那等地步,也只是优等。

    那极好要做到什么地步。

    没想到,这么快他就从江富海身上知道了。

    对此,陈玄卿不知道说什么。

    他没想到,堂堂太一仙门的弟子,竟然也吃这一套。

    太一仙门弟子,就这?

    李岩和李玥兄妹二人听到江富海获得极好试练评价,也很是惊讶。

    他们自然知道江富海品德不错,不然也不会深交,但没想到的是,后者试练结果竟然是极好。

    要说陈玄卿的试练结果是极好,他们都觉得很正常。

    可江富海的试练结果是极好,让他们兄妹二人有些惊讶。

    不过不等他们询问什么,陈玄卿的声音响起。

    “走吧,去领取试练令牌了。”

    “记住,你一定要小心提防阵法。”

    陈玄卿出声提示道,让三人有所警觉,随后向城楼走去。

    “嗯,陈兄放心,我等自然会警觉!”

    三人听到陈玄卿话语,点了点头,随后赶紧跟上。

    与此同时。

    太一仙宗,议事阁内。

    许多长老正聚集在此,各种声音响起。

    “这收徒试练,实在是有些荒唐了。”

    “初尘长老向来不按常理做事,但这次考核设定,没必要这般苛刻,有些过分了。”

    “考验品德我能理解,但这种考核手段,的确有些非正大光明啊。”

    “而且阵法考验,哪有直接在试练令中布下幻阵的,这考验什么呢,意义在哪。”

    “考验缘法仙缘我知道,可听说初尘长老一共才发放一百零八枚古令,这要是无一人通过考核,我太一仙门岂不是成笑话了。”

    “听说辩经,辩的是佛经!”

    “我太一仙门乃天下三十六天罡道宗之一,结果收徒考核大会辩论佛经,这是怎么个理!”

    太一仙宗内,有一群长老聚集在一起,他们正在议论本次试练大会的考核。

    对这次考核的试题都觉得有问题,太荒唐了。

    “我要去和初尘长老说道说道,掌教信任他,将这等任务交给他,他这般做事,实在是太有些任性!”

    “不错,初尘长老平日里便行为古怪,但这等事情,岂能由他乱来!”

    这些长老开口说着,显的义愤填膺。

    而就在这时,一名身穿青色道袍的老道出现在殿内。

    随着他的出现,原本正在议论纷纷的众长老不由声音一顿。

    整个大殿顿时变得安静了起来。

    这名身穿青袍的老道,便是主持本次太一仙宗入门试练的初尘道人。

    初尘道人虽然性子古怪,但负责入门试练这等任务,能交到他手中,让他主持,也表明着他在太一仙宗地位的不凡。

    “诸位对老夫的试练有何意见,要找老夫说道什么。”

    这一刻,初尘道人的声音响起,没有丝毫冷漠,反而显得和气,只是这种和气在众人眼中看来,莫名令人害怕。

    大殿内彻底安静。

    没有人敢乱语,尤其是之前几位打算要和初尘道人好好谈谈的长老,更是低头不语。

    安静了好一会,最终还是有人起身,一脸恭敬道。

    “初尘师兄,我等对师兄没有任何异议,只是这次试炼,似乎有些......”

    他说到这里,便不再继续了,因为懂得都懂。

    而初尘道人听到这话后,不由缓缓开口道:“似乎有些任性?”

    他开口说出对方想说的话。

    这一刻,众人继续沉默,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看着众人不语,初尘道人走进大殿之中。

    而后落座下来,缓缓开口道。

    “你们是想要知道,为何要在还未出题,便在通往太一古城路上进行考验是吧!”

    “如今仙道宗门,追求力量,追求修为,出现多少人在这个过程中,迷失本心,迷失自我,到头来走火入魔?”

    “只有极佳的品德心性,才能让他们在修行路上走得更远!”

    “若是试题已经告知要考研品德,那么这个考验有何效果,有何作用,你怎辨别其是否真心,唯有在不知情下,方见真品德。”

    “而阵法测试,你们想知道意义何在?我在试练令中布下幻阵,为的是测心,考验心性。”

    “修仙修仙,世人皆言修仙者清心寡欲,殊不知,修仙,才是天地间最为强烈的欲望!”

    “普通人只是追求功名利禄,荣华富贵,但修仙者,求的是成仙,求得是与天同寿,长生不死!”

    “相比修仙者所追求,普通凡人的追求根本不值一提!”

    “在这种情况下,若没有高尚的品德,坚定的内心,那么修什么仙,未来在修仙途中,如何坚定本心,抵挡诱惑!”

    “而我第三关,缘法,你们自己也知道,我太一仙门乃是三十六天罡道宗之一,入我太一仙门,若是没有仙缘,怎么能行!”

    “何况,你们一个个修行到这地步,难道不知道缘法的重要性,若是修行途中,没有缘法,没有仙缘,难道一直依靠宗门不成!”

    初尘道人出声,一句一句说道。

    一众长老听到初尘道人的话语,没有出声。

    因为,初尘道人这番话语,也并无道理。

    而且,他们太一仙门身为天罡道宗,也并不差弟子,要求高一点,也很是正常。

    有一名长老忍不住出声道:“初尘长老,其他我都能理解,可你一共才放下一百零八枚缘法之物,万一有人获得几十枚缘法之物,到时候怎么办?”

    “不可能。”

    初尘道人听到这话,想都没想直接否定了。

    这山水古令他投放在太一古城各处,一共才一百零八枚,怎么可能一个人获得几十枚。

    旋即,初尘道人继续出声道:“别说无人能做到,即便有人获得了全部缘法之物,那又如何?这只能证明此人机缘之大,如此大机缘者,乃是气运之子,天命之子!”

    “如此佳徒,有何不好。”

    “我太一仙门乃是天罡宗门之一,对于弟子,宁缺毋滥,以前不是这般,但现在由我负责,便是这般。”

    话音落下,初尘道人一个挥手,让殿内浮现出一面水镜。

    “这面水镜之中,连同我炼制在试练令中的幻阵,一旦有弟子进入幻阵,便会在这里面显示。”

    “你们可以看看,这一届试练弟子的品质心性,是否会比往届要高上许多!”

    初尘道人如此说道。

    其他长老对此,也只是轻轻摇了摇头,最终没有说什么。

    太一古城。

    陈玄卿四人正在排着队,等待领取试练令。

    他们都知道,一旦试练令到手,便有可能进入幻阵,所以一直在观察着前面那些领取完试练令离开的弟子。

    看看有没有出现什么异样。

    这般等待着,哪怕陈玄卿内心也生出些紧张。

    没办法,这考核太阴险了,不稍加注意,便要回去继承家业。

    以往参加仙门考核,有幻阵也是直说,然后一个个排队进去试练。

    哪有这样玩阴的,将幻阵炼制在试练令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让人防不胜防。

    深吸几口气后,陈玄卿还是有些紧张,没有平复心绪。

    没办法,这可是他最后的机会。

    若是没能拜入太一仙门,便要回家继承家业,结婚生子,而且因为打赌,自己还要生二十个。

    二十个男丁。

    以男女比例五五开来算,也就是说得生上四十个。

    想到这里,让陈玄卿更加紧张了。

    “不行,不能这样紧张下去。”

    陈玄卿知道自己不能这样下去,摸到怀中的静心符,希望使用静心符,静下心来。

    没有犹豫,陈玄卿直接将静心符激活贴在身上。

    然而,就在这一刻。

    陈玄卿发现,自己贴上静心符,自己的心脏不跳了。

    静心符?

    静心?

    陈玄卿懵了。

    就这?

    静止心脏跳动?

    这也叫做静心?

    要不要这么玩啊?

    陈玄卿实实在在懵了。

    他想要的静心符,是让心情宁静,这样很难受到阵法影响。

    结果出现的静心符,是让心脏停止跳动?

    ???

    ???

    这时,队伍排到陈玄卿,他暂时没有多想,上前从太一仙门弟子手中,领取试练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