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请根据以下提示修仙 > 第二十章:玄卿哥!是我江富海有眼无珠!
    泰岳书阁。

    随着大先生将卷宗缓缓展开,书阁内众人都愣住了。

    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目瞪狗呆。

    而众人的反应,在大先生看来也很正常。

    因为他看到这个试题后也惊讶了,这四个试题,极其古怪,与往届根本没有丝毫相似。

    至于提前一天得到试题,这个倒不算什么。

    太一古城这么多家私塾,多多少少有些能耐,而且只是提前一天,上面也不会太在乎什么。

    你得到试题后,难不成就能通关?就提早了一天?

    比如说这个缘法,你怎么处理?什么叫做缘法?

    你根本就没头绪啊。

    故此众人惊呆了的目光,大先生不在意,反倒是开口,安慰众人道。

    “此次主持者,乃是初尘前辈,所以出题有些古怪也实属正常,不过你们也莫要担心,为师现在便去翻阅卷宗,认真帮你们分析,你们也不要灰心,提前一天,或许也有把握,好好看书。”

    大先生安慰了众人一声,随后转身离去。

    待他离去后,书阁内依旧安静,甚至可以说死一般的寂静。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众人的目光齐齐落在了江富海身上。

    而江富海整个人也懵了。

    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卷宗,看着四个试题,脑海当中不由浮现陈玄卿的面容。

    “天机妙算!当真是天机妙算啊。”

    江富海噌的一下起身,他疯狂回忆陈玄卿说的每一句话,很快一个客栈名出现在他脑海当中。

    悦来客栈!

    没错,陈玄卿说自己住在悦来客栈。

    没有丝毫犹豫,江富海拔腿就跑,朝着悦来客栈走去。

    而书阁内其他学子一看到这一幕,也不由纷纷起身了,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江富海居然提前得知了四道试题,这肯定有东西。

    在座那位不是想进入太一仙宗,只要有一点希望,他们便不会放弃。

    “富海哥,等等我!”

    “江哥,别吃独食啊,带我一个。”

    “芜湖,这还不得起飞,江兄,带上我。”

    “好家伙,江兄,你莫要跑,带我一个。”

    众人纷纷起身,追赶着江富海。

    而江富海哪里有心思管这帮人,满脑子就是悦来客栈。

    一刻钟的时间。

    江富海来到悦来客栈,他住在古城数年了,地势熟悉,自然一瞬间能找到悦来客栈。

    此时此刻,已经到了深夜。

    悦来客栈早已关门,但江富海哪里管的了这么多啊,对着大门一阵砸。

    “开门!”

    “小二,快开门!”

    江富海的声音响起,身后跟随着五六十人,将大门堵的水泄不通。

    “谁啊?大晚上的?没看到打样了?”

    小二不愉之声响起,随着一块门板打开,刹那间小二脸色变了。

    先不说知道江富海是谁,光是看到身后五六十人,小二也有些懵了。

    大晚上这么多人过来,光是这个架势都让人发懵啊。

    “江......江公子,什么风大晚上把您给吹来了?”

    小二额头冒着冷汗,不知道对方突然造访是为何意?

    “别跟我废话,快点查一下,你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做陈玄卿的人?快!别废话!”

    江富海几乎是吼出来的,不过他声音不敢太大,倒不是怕吵到别人,主要还是怕吵到陈玄卿。

    “陈玄卿?”

    “哦,小的记起来了,陈公子今天回来的时候,特意交代小的,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喊他,好像是身子不舒服,买了一大堆药回来,您这么一提,我差点忘记给陈公子送药过去了。”

    听到名字,小二有些惊讶,但很快他想起来了,因为陈玄卿今天特意叮嘱了他这些事情,还让自己煎药,若不是江富海的到来,他真忘记给陈玄卿送药。

    “送药?身子不适?”

    江富海一愣,脑海当中不由想起陈玄卿今日说过的话,天机妙算会损害身体,这类事情他也听说过,有些修士会占卜之术,预测未来,但这类人往往活不长,因为遭天谴。

    而小二这么一说,江富海更加确信陈玄卿会天机妙算之术了。

    “那我亲自给他送药,别给我废话,陈玄卿是我好友,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他。”

    江富海拎着后者的衣襟。

    不是他失态,而是太一仙宗的试炼,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行行行,您稍等,我去取药。”

    小二被吓得有些慌张了,立刻跑去后堂取药。

    也就在此时,身后几十名同窗纷纷上前了。

    “江哥,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啊,江哥,我们一起同窗数年,你有好事,可千万不要忘记我们啊。”

    “富海哥,前些日子一起逛勾栏,咱们同窗勾栏,这关系可以说比亲人还亲了吧?你有好事,不能瞒着我啊。”

    其余人纷纷开口,他们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也看得出来,江富海肯定藏着一些秘密。

    “诸位,事情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楚,总而言之,我干活,兄弟们吃肉,不过一切还要等我上去看看再说,你们在下面耐心等着,但有一件事情我一定要说明白。”

    “不要宣传,我今日所说的一切,都给我把嘴闭上,影响到你们试炼不关我什么事,若是影响到了我,想来诸位应该是知道我江富海的能力,缙云府内就算是皇子来了,也要缩着点身子,明白吗?”

    江富海也不知道如何解释,他只能先让这帮人闭嘴,在下面老老实实等待就好,其余的等他了解清楚后再说。

    众人听到此话,也看到江富海这般认真,当下一个个点头道。

    “江兄放心,我等守口如瓶。”

    “是啊,江兄,只要带上我们,一切都好说。”

    “富海哥,你放心,我们是什么人,你是最了解的。”

    众人也明白,江富海可能遇到贵人了,所以考虑到自身利益,他们绝不乱说。

    听到众人的回答,江富海点了点头,而此时小二已经端上药水。

    当下,江富海接过药水,随着小二一路上去,而其余人则坐在大堂内一语不发,他们不敢议论什么,怕引起他人注意,虽然没人,但还是显得谨慎。

    而此时此刻。

    天字五号房内。

    陈玄卿没有入睡,他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略显满意。

    铜镜当中,陈玄卿面容略显惨白,仿佛重病一场似的,这是因为服用了一种丹药,会营造出贫血状态,不过不会伤及根子,只是让人看起来不怎么精神而已。

    陈玄卿的计划其实很简单,今日告知了江富海四道试题,江富海不信也很正常。

    等明日揭榜之时,试题公开,江富海一定会来找自己,所以自己必须要未雨绸缪。

    陈玄卿不敢确定江富海会不会走漏消息,如果不走漏那自然是最好,若是走漏了也没关系,这样可以给自己带来更多客源。

    主要的还是,自己要圆好这个慌,所谓的天机妙算,也不是陈玄卿临时想出来的。

    曾经参加落日剑宗的考核,陈玄卿请过人算命,后者为了赚自己的灵石,特意说过会折寿,或者是身体不适,这种事情书籍中也查询的到。

    正好陈玄卿借此机会,掩盖修仙日记,到时候即便是太一仙宗来调查自己,那又如何?

    难不成还不让人推算未来?

    实在不行,谁问自己,陈玄卿就算他未来,或者是过去,算到对方信为止。

    这也是陈玄卿有恃无恐的原因。

    其实陈玄卿也考虑通过算命赚钱,但否决这个提议的原因也很简单,效率特别慢。

    而且突然找个人算命,人家也提防自己,拖拖拉拉的,不如直接点。

    可就在此时,一阵敲门声响起了。

    “玄卿兄,是我,江富海,给您送药来了。”

    江富海的声音响起,让陈玄卿有些惊讶。

    江富海怎么突然来了?

    只是陈玄卿没有多想,缓缓起身,将房门打开。

    打开之后,江富海一脸憨厚地看着自己,面上带着笑意,手中也端着一碗药水。

    一旁的小二则讪笑道:“陈公子,江公子深夜来访,说是找您有重事,小人不敢阻拦,还望陈公子见谅。”

    小二解释道,而陈玄卿点了点头,让小二离开。

    随后请江富海入内。

    “江兄,为何突然深夜造访?咳咳......陈某身子有些不适,还望江公子见谅。”

    陈玄卿请江富海入内后,第一时间便说出自己身体不适。

    后者看了一眼陈玄卿,的确面色惨败,神色憔悴,对陈玄卿今日所说之言,更加确信了。

    “玄卿兄实在是着累了,不过没事,我待会就让下人,为你寻来补血养身的灵丹妙药。”

    “至于今日冒昧打扰,我也就开门见山了,玄卿兄,求您助我一臂之力啊。”

    江富海倒也直接,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哭丧着一张脸,恳求陈玄卿助他一臂之力。

    “江兄,你这是作甚?”

    房间内。

    陈玄卿的确有些好奇了,这揭榜之日还未到,江富海怎么就这样?

    自己人格魅力有这么好吗?

    看到陈玄卿满脸好奇,江富海也不藏着了。

    “玄卿兄,今日在酒宴上,我的确有些轻视您,这是我有眼无珠,今日夜晚,我书阁大先生弄到了太一仙宗的试题,被您猜的一清二楚,一字未差,玄卿兄,此番莽撞,是我江富海之错。”

    “明日我必设宴请罪,而若是玄卿兄愿意相助我,只要我江某能力范围之内,一切好说。”

    江富海的确是心急,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直接说明一切。

    只是这话,让陈玄卿更是惊讶了。

    提前一天得到试题?

    看来这个太一试炼,也没有想象中那么严谨啊。

    不过想想也是,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太一古城许多产业,靠的就是太一仙宗。

    提前一天得到试题,也不是那么离谱,毕竟一天的时间,能翻起什么浪花。

    这样也好。

    计划可以提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