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请根据以下提示修仙 > 第十一章:要不要我帮你止血?
    【是】

    提示一的答案出现。

    竟出陈玄卿的意料。

    倒不是对方的身份出乎意料,而是没想到修仙日记这回不坑人了。

    提示一就直接把答案告诉自己。

    这很不日记啊。

    按理说不坑自己点灵石,完全说不过去呀。

    “难不成还有别的信息?”

    陈玄卿依旧是暗不作声,他现在更加感觉着里面肯定有不寻常的东西。

    “提示二。”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提示二不过十枚灵石,这点取舍陈玄卿还是明白的。

    【此人大有来头】

    提示二的信息出现,让陈玄卿有些惊讶了。

    大有来头?

    再扫了一眼紫衣女子,偷偷打量一眼,也不大呀,无论是头还是什么,都挺娇小的。

    哦,是身份有来历啊。

    很快陈玄卿明白提示二的意思了。

    “太一仙宗的弟子,而且大有来头,好家伙。”

    一瞬间,陈玄卿感觉遇到了宝。

    至于提示三,陈玄卿就不花这个冤枉钱了,用脚指头都能猜到,提示三就是此人的真实身份。

    这个信息意义不大,已经知道此人是太一仙宗的品德试炼弟子就足矣,还能知道这人大有来头就够了。

    在花灵石购买提示三,自己又不是傻子。

    然而,就在陈玄卿思索之时,突兀之间,紫衣女子的声音响起了。

    “水.....水!”

    薄弱的声音响起,打破了马车内的宁静。

    听到声音,陈玄卿立刻取出自己的水袋,而后俯身来到紫衣女子身旁,给她喂水。

    如若是不知道此人的身份,陈玄卿还不会这么热情,如今已经知道此人便是品得试炼弟子,那陈玄卿肯定要献殷勤啊。

    只是因为有少许激动,陈玄卿略显得有些逾越,毕竟男女授受不亲,如此亲密有些不妥。

    但眼下情势不同,倒也能够理解。

    “这位姑娘,你莫要动弹,你伤势很重,不要说话,我来喂你喝水。”

    陈玄卿语气温和,同时将水袋喂给她喝。

    只是就在陈玄卿即将喂水之时,突兀之间,陈玄卿止住动作。

    “差点忘了。”

    陈玄卿拿起水袋,赶紧尝了一口。

    他喜欢喝热茶,所以一般水袋里面都是热水,若是太烫了可不好。

    咕咕咕。

    陈玄卿喝了一口,温度刚好,不算烫也不算凉,刚刚好。

    “来,水不烫,慢点喝。”

    陈玄卿开口,也不给后者说话的机会,直接喂进嘴里。

    唔!唔!唔!

    紫衣女子撑着双手,明亮的眼睛瞪得特别大,眼神之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别急,慢慢喝,水管够。”

    “不要谢我,我陈玄卿乐于助人。”

    看着女子惊讶的目光,陈玄卿顿时明白对方是惊讶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陌生女子这么好?

    关于这点陈玄卿不是自夸,他对女人都很温柔,前提是长得漂亮。

    可实际上。

    凌嫣然完全就不是这么想的。

    啊啊啊啊啊啊!

    马车上。

    凌嫣然目光瞪的极其吓人,她是太一仙宗的内门弟子,是仙门中人,奉师命前来考核这些试炼弟子。

    为了不让这些试炼弟子发现破绽,被封印了修为,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不能解封。

    所以在前日自导自演了一场被凶兽追杀的戏码,来考验李岩兄妹的品德。

    可没想到的是,李岩兄妹二人心肠太好,硬拖着自己不让自己离开,还半路拦车。

    拦车就拦车,结果没想到遇到陈玄卿了。

    其实遇到就遇到,相互也不认识,甚至如若陈玄卿也是试炼弟子,刚好也可以品德考核一番。

    起初还好,陈玄卿拿出自己的保命丹药给予自己一个陌生人,仅凭这点,凌嫣然已经对陈玄卿做出了不错的评价。

    而评价结束了,凌嫣然也就假装伤势好了一些,然后就此告别,继续测试其他试炼弟子。

    可没想到的是,就因为自己说了一声要水喝,陈玄卿便如此主动地搀扶自己。

    搀扶就搀扶,竟然还把自己喝过的水袋给自己?

    啊啊啊啊啊啊!

    最主要的是,凌嫣然是亲眼见到陈玄卿用了水袋,然后不管不由分说地将水袋喂给自己喝。

    这不就是.......

    这不就是.......

    亲嘴吗?

    完了,完了,我失贞了。

    凌嫣然想哭,她师父从小便教了她贞节之道,她也自幼遵守此道。

    甚至凌嫣然都没有想过以后寻找道侣,一个人修仙也不是件坏事。

    不曾想到,今天丢了贞。

    还有,这样会不会孕子啊?

    这么年轻就有孕,那得多丢人啊。

    都怪师父,好好的封印我修为作甚?

    还有这该死的月信,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这个时候来。

    完了,完了,我再也不是小姑娘了。

    此时此刻,凌嫣然真的快要哭出来了,她满脑子胡思乱想,觉得自己丢了贞洁。

    而此时,李岩的声音忽然响起。

    “咦,这位姑娘脸为何如此红润呀?”

    李岩关注着凌嫣然,只是看到凌嫣然满脸红润,显得特别好奇。

    “哦,这个是止血丹的作用,我陈家止血丹,不但可以疗伤,还可以促进血液循环,增强免疫力。”

    陈玄卿随意说道,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脸上红润用人体学来说就是皮肤表层充血。

    既然是血液问题,说是止血丹的功效也没问题。

    “咳咳咳!”

    “咳咳咳!”

    下一刻,凌嫣然推开了陈玄卿的水袋,发出咳嗽声,掩饰尴尬。

    “姑娘,是呛到了吗?要我帮你拍拍吗?”

    听到对方咳嗽,陈玄卿立刻送来关切的问候。

    “不用,不用。”

    “多谢这位公子,在下的伤势已经好了不少。”

    一听到陈玄卿要帮自己拍拍,凌嫣然更慌了,连忙拒绝陈玄卿的好意。

    “就好了?”

    “姑娘,你千万不要逞强啊,你放心,在下乃南域古府陈家第九代单传弟子,陈玄卿,不是坏人,姑娘切莫担心。”

    陈玄卿立刻开口,同时认认真真地道出自己的来历,生怕凌嫣然记不住,还强调了一下九代单传。

    “没没没,我当真没事了,多谢陈公子出手相救。”

    “也感谢两位相助,我还有要事处理,要先行离开了。”

    凌嫣然有些急了,她不想待在这里了,只想着早点离开。

    只是她说完这话。

    陈玄卿顿时不同意了。

    “姑娘,你伤势如此严重,我岂能任你一人离开,前面就到了平安郡县,我陈玄卿无论如何都要将你送到安全之地。”

    陈玄卿一脸正义凌然道。

    哼!

    想用这个来测试我的品德?不好意思,我陈某人已经看穿一切了。

    陈玄卿不是不让凌嫣然离开,而是误以为凌嫣然是在考验他。

    毕竟救人的是李岩兄妹,自己又没做什么,万一只记下李岩兄妹品德高尚,没有记下自己怎么办?

    所以唯一能解决的办法就是做好事!

    感动她!

    把她感动哭来!

    嘿,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是啊,姑娘,如今三更半夜,你即便是有再要紧的事情,也不能离开,遇到陈兄这样的好人倒没什么,可若是遇到贼子,你又有伤势在身,岂不是害了你吗?”

    一旁的李岩也跟着搭腔,劝阻凌嫣然不要离开。

    “妹妹,我大哥说的极是,平安郡县就在前方,到时候找个郎中为你诊断,等伤好了在去处理要事,免得遗留旧伤。”

    李玥也跟着开口。

    他们兄妹二人心肠极好,是真正的好心人。

    “不用,不用,陈公子给我的止血丹,效果极好,我伤势已经彻底痊愈了,而且我真有要事在身,不可不走。”

    凌嫣然继续开口。

    她现在就想要赶紧离开,离的远远,自己找个地方哭一会再说。

    “姑娘,天已深了,若放任你一个弱女子在外,我陈玄卿死也不同意,所谓救人就到底,送佛送到西,若任你离开,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这辈子都会活在愧疚之中。”

    “还望姑娘莫要怪罪。”

    陈玄卿继续开口,一番言辞,差点把自己感动到了。

    而这行为举止,却让一旁的陈鹏有些惊讶了。

    他记忆中的陈玄卿,绝对不是这种人啊,说坏心肠肯定没有,但这么好心肠?

    实在是罕见啊。

    等等。

    陈鹏看向凌嫣然,不得不说,有些血色的凌嫣然,长得的确漂亮,五官精致,鹅蛋脸,小巧玲珑,十分甜美。

    哦!明白了,我这侄儿看上了这个姑娘啊。

    陈鹏明悟了。

    当下,陈鹏也跟着开口。

    “眼下已经到了丑时,官道上也充满着危险,要不了多长时间就到了平安郡县,姑娘的确可以静待一会,等到了平安郡县,好生修养再去处理要事吧。”

    为了侄儿的幸福,陈鹏主动开口,算是助攻。

    “真不用!”

    “诸位的好意,小女子心领了,只是......我当真好了,真不需要打扰诸位清静。”

    凌嫣然几乎是用哭腔说出来的。

    然而就在此时,随着凌嫣然身上传来一阵轻微古怪的叽咕声响起。

    刹那间,李岩不由皱着眉头憨憨道。

    “怎么有淡淡的血腥味?”

    下一刻,陈玄卿更加主动了。

    “姑娘,你还说你没事,是不是旧伤复发了?方便让我看看吗?我帮你止血。”

    陈玄卿正义道。

    只是一瞬间,凌嫣然再也绷不住。

    她落泪了。

    这一幕,陈玄卿心中大喜。

    没想到真被自己感动哭了。

    好。

    看来这关是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