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让法兰西再次伟大 > 第七章 与路易.拿破仑的交谈
    由于19世纪科学技术因素的制约,热罗姆与詹姆斯医生根本无法制作出像后世那样医用的生理盐水,他们只能选择最古老的方法在蒸馏高温消毒过的500毫升的水,加入早已蒸发、浓缩了三四遍的井盐结晶,按照1比0.009的比例混合,一份半成品的生理盐水便制作完成。

    生理盐水被詹姆斯医生以静脉注射的方式注入到路易.波拿巴的体内,路易.波拿巴严重脱水的身体勉强恢复了一丝血色。

    “亲王阁下,喝下这个!”詹姆斯医生将一碗粘稠且微微有些原谅色的液体端到了路易.波拿巴的嘴边。

    液体是用柳树皮和一些混合着连热罗姆都不清楚的东西熬制而成,据说有阵痛与调剂肠胃的作用,柳树皮熬制而成的汁水中含有的水杨酸可以缓解路易.波拿巴的发热。

    路易.波拿巴勉强张开嘴,冒着热气的绿色汁水灌入路易.波拿巴的嘴中。

    或许是因为汁水本身的味道太过于反人类,路易.波拿巴在喝下去的那一刻显然吐了出来,詹姆斯医生见状赶忙将放置在柱床下铜制温热水盆中的毛巾掂出拧干后轻放在路易.波拿巴的嘴上,防止路易.波拿巴吐的满地都是。

    通过查阅十多年前霍乱在不列颠的资料,詹姆斯医生大致可以确定,霍乱的传播途径大致是食物和水,只要严格控制霍乱病毒的传播途径与传播源就能防止霍乱,皇家医学院的那些老顽固们一个劲的鼓吹通风的方法根本行不通!

    路易.波拿巴喉结缓缓的蠕动,他艰难的咽下了詹姆斯医生的药剂。

    詹姆斯医生缓缓将毛巾从路易.波拿巴的嘴边拿走后折叠,长方形的毛巾被詹姆斯医生折叠成了豆腐块的形状后,詹姆斯医生将毛巾递给热罗姆叮嘱道:“这条毛巾已经没有不能继续使用了,烧了吧!”

    接过毛巾的热罗姆点了点头,没有人比他很明白霍乱病毒的危害。

    霍乱病毒之所以频道发生在贫民窟,而很少发生在富人区的原因除了贫民请不起医生之外,还有就是对于霍乱没有正确的认识,往往在病人得了霍乱之后还是与霍乱病人进行亲密的接触,这样就会导致一个人染上了霍乱,全家都要死光光的场景。

    像热罗姆这样随意焚烧行为在普通的工薪阶层是万万不能接受,那些一条裤子都要两个人一起穿的工人在平日里都没有这么多的钱财,更别说经济危机还未复苏的1848年。

    热罗姆将可能沾染到霍乱病毒的毛巾放在了位于一楼客厅壁炉旁的引火盆中,将放置在壁炉上的打火石与沾了煤油的燃火棉拿在手中,打火石摩擦壁炉产生的火花引燃了燃火棉,内蓝外火的火焰被热罗姆捏在手中扔进引火盆,盆内毛巾被点燃。

    伴随着黑色色的浓烟的产生,一股刺鼻的羊毛烧焦的味道涌入热罗姆的鼻息中。

    尚在一楼的佩西里与弗勒里见状赶忙打开门窗通风,做完这一切的热罗姆再度返回二楼,佩西里也紧随其后跟着上楼。

    此时的詹姆斯医生已经收拾好了所有的东西挎着一个木制的小箱子准备离去。

    临别之际,詹姆斯医生还不忘嘱托路易.波拿巴放宽心,同时嘱咐热罗姆与霍华德要小心。

    “佩西里,帮我送一送医生!”神色比之前好了些许的路易.波拿巴对佩西里说道。

    “尊命!”佩西里对路易.波拿巴鞠躬领命。

    詹姆斯医生与佩西里离去后,房间内只剩下了路易.波拿巴、热罗姆.波拿巴还有霍华德三个人。

    场面一度陷入了死寂,短暂的沉寂后,稍微恢复一些精神的路易.波拿巴操着沙哑的嗓子对霍华德说道:“亲爱的霍华德,你能否满足我的一个请求!”

    “路易,你说!”霍华德握住路易.波拿巴的手深情的说。

    “能否劳烦你帮我买一份报纸,我已经很久没有报了!”路易.波拿巴对霍华德恳求道。

    “路易,我答应你!”霍华德当即答应了路易.波拿巴的请求。

    路易.波拿巴露出了笑容,他一口气说出了好几个报社,例如《泰晤士报》、《北极星报》、《莱茵兰报》【注释1】……

    霍华德记下了路易.波拿巴所说的报纸后,再度以医生的口吻叮嘱路易.波拿巴好好养病后离开帮助路易.波拿巴买报。

    房间内只剩下了路易.波拿巴与热罗姆.波拿巴两位堂兄弟。

    就在热罗姆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时候,路易.波拿巴的声音传到他的耳边:“霍华德真是一个聪慧的姑娘!”

    “嗯?”热罗姆.波拿巴有些不明白路易.波拿巴的意思。

    “我亲爱的堂弟,你不会真以为我是让她出去买报纸的吧!”路易.波拿巴用他那沙哑的喉咙微笑的对热罗姆说道。

    热罗姆这才反应过来道:“堂兄,你是想支开她?”

    “没错!”路易.波拿巴点了点头,然后叹气道:“我说过霍华德是一个聪慧的女士!我不愿意让掺合到我们的事业!对于家族来说,她始终是一个外人!特别是在我死之后,我真怕她……”

    “堂兄,放心吧!家族不可能找她的麻烦!”热罗姆宽慰路易.波拿巴道。

    “但愿是我想多了!”路易.波拿巴露出了嘲弄的神情:“我的那些叔叔们,一个个可真不让我省心!”

    而后,他顿了顿补充一句道:“当然,热罗姆叔叔除外我十分感谢并想念着热罗姆叔叔!”

    我看你是想念我姐姐吧!

    热罗姆的心中默默补充了一句,脸上依旧恭顺的说道:“我的父亲也十分想念你……当然,还有我的姐姐!”

    “玛蒂尔德,我的上帝啊!”

    PS:1.《北极星报》不列颠宪章派机关报、左翼思想报纸,在马克思被普鲁士礼送出境后,曾经在北极星报发表过文章。

    《莱茵兰报》马克思在莱茵兰时期创办的报纸,该报社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普鲁士取缔。报社的内容曾经被《北极星报》以转载的形式在不列颠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