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让法兰西再次伟大 > 第六章 昂撒匪帮的傲慢
    热罗姆的暗讽令詹姆斯医生尴尬了数秒,这场由伦敦证券交易市场刮起来的革命风【注释1】,并没有在它的发源地掀起一场革命,反而在英吉利海峡的对面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革命运动,革命运动又反作用不列颠,迫使不列颠改良。

    为了维护自己那一丝仅存的爱国心,詹姆斯医生梗着脖子反驳说:“我们昂撒人是一个有着契约精神的民族,断然不会像法兰西的那些暴民一般!”

    “噗哈哈哈……契约精神?”热罗姆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这笑声令詹姆斯医生感觉一阵恼火,他忍不住驳斥道:“亲王阁下,这有什么好笑的!”

    热罗姆收敛笑容,表情为极为弯曲回应道::“先生,你所谓的契约精神就是工厂主可以自由解雇工人?贫困人士可以自由饿死代表契约精神吗?济贫法被废除难道也是契约精神吗?”

    热罗姆连珠炮似的提问令詹姆斯医生哑口无言,小资产阶级属性的他一方面对底层带有一丝同情,另一方面同样也厌恶变化。

    任何变化都有可能使得他的阶级掉下,每每想到自己要与那些肮脏的工人为伍,詹姆斯就感觉浑身不自在。

    更别说不列颠王国夜以继日对革命进行妖魔化的宣传,使得那些中产者们宁愿选择改革,也不愿意选择革命。

    过了半响后,詹姆斯接着反驳道:“革命带来的只有破坏与混乱!给野心家带来可趁之机,你们波拿巴家族就是当初暴乱的收益者!你们当然不留余力的宣传革命!”

    “先生!”面对关乎波拿巴荣誉问题的热罗姆表情极为庄重,他弹了弹上衣的灰尘语气严肃的说道:“波拿巴家族从来都不是革命的受益者!波拿巴家族的荣耀从来不是来自于古老的姓氏,而且来自所有法兰西人民。

    波拿巴家族被法兰西人民选中成为法兰西人民的代言人。当法兰西不需要波拿巴的时候,法兰西人民会让法兰西退出舞台!革命或许带来的是毫无秩序的暴动,但是暴动持续不了多久!一个新的政府将会出现!共和也好,帝国也罢,只不过是为了维护秩序的产物罢了!再者说法兰西也不是一个只会暴动的民族,革命总会有高潮与低谷,波拿巴家族同样也不是一个激进的家族,我们同样也渴望着一组……”

    热罗姆一边宣扬着自己革命保守派的理论,一边小心观察着詹姆斯医生的表情。

    詹姆斯医生起初有些抗拒热罗姆的回答,直到热罗姆说到了维护现有秩序与体系,进行适当改革的时候,詹姆斯医生的表情逐渐有些认同。

    希望一切都顺利!

    热罗姆心中默念着。

    “好了!亲王阁下,我只是一名医生,政治方面的话题我并不感兴趣!”意犹未尽的詹姆斯医生对热罗姆违心的说了一句。

    “抱歉医生!”热罗姆同样也假装歉意的回应:“我这个人一谈到政治方面总是滔滔不绝!”

    “嗯?”詹姆斯医生眼神中闪过一丝精光,嘴上仍旧漫不经心的询问到:“亲王阁下,我听说法兰西正在举行大选!不知道,你是否会去参加!”

    “当然了!”热罗姆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然后补充一句道:“不仅仅是我,整个波拿巴家族的人都会去参加!”

    “你们难道想重返法兰西?”詹姆斯医生的语气略微有些急促,他对于波拿巴家族的情况似乎有些过于上心了。

    “我说过只要法兰西人民需要的话,波拿巴家族随时都可以重新登上舞台!”热罗姆面带微笑的回应道。

    而后,话锋一转道:“不过,波拿巴家族不愿意破坏现有的体系下的秩序!革命的年代已经过去了,波拿巴家族可不想承担起破坏欧洲的任务!”

    “你们不能……”

    詹姆斯医生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热罗姆当即打断了詹姆斯医生提醒道:“医生,我们讨论的话题已经超越了医生与家属的之间的界限了!我现在都怀疑我面对的不是一名医生,而是一位不列颠的官僚!”

    詹姆斯医生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已经僭越了,他讪讪一笑转身进入房间。

    停留在原地的热罗姆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不知道这番话会不会传到白金汉宫,真是令人期待啊!”

    房间内,詹姆斯医生向路易.波拿巴与霍华德小姐讲述了关于静脉注射与拿破仑三世身体的状况。

    “你是说路易,他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尽管霍华德的心中早已有了大胆,但是等到医生下达死亡判决书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垂泪。

    “是的!”詹姆斯医生遗憾的说道:“亲王阁下的病发现的实在太晚了,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有尽可能延长亲王的寿命了!静脉注射的方法虽然有些危险,但是可能会让亲王阁下能够坚持的久一些!”

    “冒着生命危险只是让路易的生命坚持久一些!我不同意?”霍华德拒绝詹姆斯医生的建议。

    詹姆斯医生将目光转向了热罗姆,他希望热罗姆能够说服霍华德!

    “医生,我同意你的方案!”路易.波拿巴虚弱的声音从病床上传来!

    “不,路易那太危险了!”霍华德抓住路易的手回应道:“不能失去你!”

    “霍华德,这没什么!”拿破仑三世用沙哑的声音宽慰道:“我曾经在意大利的枪林弹雨中淌过,这点危险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注释2】

    病入膏肓的路易.波拿巴似乎恢复了往日的神采,一种难以言喻的自信与从容从他的身体迸发。

    在路易.波拿巴的要求下,霍华德同意了静脉注射治疗的方案。

    PS:1,1847年爱尔兰土豆歉收引发了不列颠证券交易市场的波动,鼓吹的铁路泡沫伴随着波动被无情的击碎,并扩散到了整个欧洲。在经济下行与土豆危机的双重打击下,巴黎人民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大革命。

    2.1831年,拿破仑三世与他的哥哥在骏马参加了反教皇的起义,最后因为起义军领袖对奥地利和法兰西的态度使得两兄弟并没有完全参加起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