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请根据以下提示修仙黑夜弥天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筹备罢阁
    热罗姆.波拿巴突如其来的提问令柳埃利有些不知所措。

    整个巴黎谁不知道,现如今坐镇意大利方面军的将领是“铁杆”秩序党元帅比若,就在上一个月比若元帅还在里昂叫嚣着要“带兵挺近巴黎”打倒“赤色分子”。

    上帝啊!难道总统要对比若动手?

    想到这里,柳埃利不由得头皮发麻,自己打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接任战争部长,这个位置简直就是一个火坑。

    事到如今,柳埃利只能小心翼翼地试探性回答道:“我认为比若元帅治军严苛,在啊的带领下意大利方面军战斗力稳步向上!”

    “哦?对了,我差点忘记了比若元帅还担任意大利方面军司令!”热罗姆.波拿巴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意大利方面军“太上皇”比若元帅会在今年9月份死去,所以说将柳埃利调任意大利方面军担任司令的想法似乎在执行上有些困难。

    “总统阁下!”柳埃利疑惑的看着热罗姆.波拿巴,他不明白热罗姆.波拿巴。

    “柳埃利部长!”热罗姆.波拿巴一边拿起铝制刀叉将盘子里的鹅肝切成小块,一边对柳埃利说道:“坦白说,你已经不适合担任战争部长这个职务!”

    热罗姆.波拿巴平静的话语,经由空气传到柳埃利耳边是那么的冰冷,柳埃利火热的躯体在热罗姆.波拿巴说出“你不适合战争部长”的瞬间“冻住了”,大脑一片空白的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复热罗姆.波拿巴。

    尽管柳埃利嘴上说着自己不应该接任战争部长,心中也明白自己迟早要被总统或者总理罢免,但是真到了热罗姆.波拿巴向他“摊牌”的时候,他一时间竟然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当初将我从立法议会召回来的是你们,现在认为我不适合担任战争部长的还是你们。

    一股莫名的怒火涌入柳埃利的心尖,如若他不是一名政客的话,他一定会直接起身离开。

    正因为他是一位政客,所以哪怕被打碎了牙齿,他也要笑着说“打的好”。

    “总统先生,我知道自己才疏学浅无法胜任战争部长的职务!”柳埃利露出勉强的笑容,语调干涩地对热罗姆.波拿巴道。

    望着柳埃利如丧考妣的表情,热罗姆.波拿巴内心更加坚定了将权力揽在自己手中的决心,他可不想成为柳埃利这样任人丢弃的棋子。

    秩序党必须死,帝国必须生

    为了缓解尴尬气氛的热罗姆.波拿巴举起酒杯语调轻快地说道:“部长先生,感谢你这些天来在战争部的工作!”

    柳埃利强打精神举起酒杯饮下白兰地,苦涩的白兰地令柳埃利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一旁的仆从赶忙将白色的手帕递给柳埃利部长,接过手帕的柳埃利擦拭了一下嘴角道歉道:“总统阁下,请原谅我的失态!”

    “部长先生,我明白你现在的心情!”热罗姆.波拿巴宽慰柳埃利部长,随后话锋一转道:“我同样也理解和尊重你中立的选择,但是我希望你也能够理解一下我,尚加尔涅那个老家伙最近越来越过分了!”

    热罗姆.波拿巴开诚布公的回应让柳埃利冰冷的内心总算有了一丝温暖,他也明白随着山岳党与共和派的倒台,总统和秩序党的敌人已经不复存在,接下来要么是总统压制议会成为实权总统,要么是议会压制总统将总统变为傀儡。

    【PS:柳埃利认为热罗姆.波拿巴只是想充当一个实权的总统,平稳度过四年。】

    身为皇帝侄子的总统又怎么会容忍一个指手画脚的议会在他的头顶,总统与秩序党两方根本没有任何中立的可能性。

    战争部只不过是总统对议会发出的第一波进攻。

    “想明白”这些的柳埃利部长内心总算好受一些,不愿意帮助总统对抗议会,同样也不愿意帮助议会对抗总统的自己确实不适合在待在这个位置上了。

    “总统阁下,我不愿意卷入党争的漩涡之中,我同样也明白您的意志。”柳埃利忍不住提醒道:“但是作为一个即将被您罢免的部长、一个跟随皇帝征战的卑微军官,我还是想要提醒您,战争部是一个庞大且臃肿的官僚组织!如果没有必要的话,我希望您还是不要去触动他们,一旦触动到他们的利益,哪怕他们再尊重您也会毫不犹豫的向您反扑。我太了解这些家伙了,他们不会在您还在台上的时候反对您,万一哪一天您真的不小心失势的话,他们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对反击?”

    “部长先生,感谢您的忠告!”热罗姆.波拿巴首先对柳埃利表示感谢,随即坚定不移地说道:“记得两个月前,我曾经对您说过,哪怕前面是万丈深渊,我也会毫不犹豫地跳下去!”

    热罗姆.波拿巴坚定地表情让柳埃利想起了三十多年前的皇帝,当初的皇帝也是这般坚定?

    如果他依旧年轻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追随皇帝的侄子干一番大事。

    现在他已经老了,思想也变得保守了,不愿意折腾的他宁可辞职也不愿意参与其中。

    “总统阁下,既然您已经下定决心的话,那么我忠心的祝愿您能够取得成功!”柳埃利部长同样也举起酒杯对热罗姆.波拿巴说着。

    “嗯!”热罗姆.波拿巴点了点头,两只晶莹剔透的酒杯碰撞在一起打出了“叮咚”的声音。

    柳埃利与热罗姆.波拿巴同时将杯中的白兰地酒一饮而尽,一旁的男仆见状迅速为两人添酒。

    柳埃利小心地用刀叉挤压半个柠檬,柠檬水从柠檬流到了鲟鱼肉中,酸涩的柠檬配合着软嫩的鲟鱼肉再加上特制的酱料在嘴中轻轻的咀嚼简直就是无上的享受。

    热罗姆.波拿巴静静的等待着柳埃利用餐结束,直到柳埃利的喉结处上下蠕动的时候,热罗姆.波拿巴适才开口,“部长先生,不知您意属哪个位置,斯特拉斯堡方面军副司令?意大利方面军副司令?还是说阿尔及利亚方面的总督?”

    热罗姆.波拿巴赤裸裸地本该作为公器的军队长官以补偿的形式任由柳埃利挑选。

    柳埃利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热罗姆.波拿巴摆了摆手道:“部长先生,我只不过认为你应该脱离战争部长这个漩涡!你是一位优秀的将军,一位优秀的将领不应该被埋没!”

    “斯特拉斯堡方面军副司令吧!”柳埃利的选择出乎热罗姆.波拿巴意料之外,他竟然没有选择油水最多的阿尔及利亚总督,反而选择了斯特拉斯堡副司令。

    “感谢总统阁下的慷慨能够提供给我这么多的选择!”柳埃利露出了不知是自嘲地笑容说道:“我已经老了!不愿意卷入任何纷争,同样也不愿意做任何危险的工作!斯特拉斯堡副司令倒是一个不错的工作!”

    “我知道了!”热罗姆.波拿巴点了点头对柳埃利回应道。

    “不过,总统阁下!我想知道谁究竟会过来接任我的工作!”柳埃利部长询问热罗姆.波拿巴道。

    热罗姆.波拿巴沉默不语。

    “是我冒昧了!”柳埃利歉意地向热罗姆.波拿巴说了一句。

    “目前担任罗马远征军雷尼奥少将!”热罗姆.波拿巴开口说:“我准备让他来代替你的位置统领战争部。”

    “原来是他!”柳埃利这才明白雷尼奥为何在刚刚晋级为少将之后就担任了罗马远征军司令。

    闹了半天,原来是总统为了他能够顺利接替自己的位置提前为他铺路。

    雷尼奥的待遇令柳埃利嫉妒的同时也有些幸灾乐祸,他期待着雷尼奥回国后的表现。

    平复心情的柳埃利部长半开玩笑道:“看来总统阁下您并不准备立刻将我罢免!”

    “没错!”热罗姆.波拿巴点头同意了柳埃利的想法,“我还是希望部长你在离开前的这段时间,能够帮助我整顿好战争部!我们不会忘记部长先生你做出的贡献!”

    柳埃利沉思了片刻后开口:“我会尽我可能为总统阁下服务!”

    ……

    一切交谈完毕后,在热罗姆.波拿巴的亲自陪同下,柳埃利坐上了回程的马上。

    望着柳埃利马车拉长着影子渐行渐远的背影,热罗姆.波拿巴转身返回爱丽舍宫。

    “陛下,柳埃利真的答应了吗?”跟随在热罗姆.波拿巴身旁的佩西尼询问道。

    “他已经答应了!”热罗姆.波拿巴回应了。

    “太好了!”佩西尼激动地握紧拳头说道:“总算能给那些家伙一个好看了!”

    “佩西尼!”热罗姆.波拿巴语气冷淡地叫道。

    “在!”佩西尼迅速回应了一句。

    “在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之前,请务必要保持谨慎!”热罗姆.波拿巴语气冷漠地对佩西尼提醒说:“任何一个细微的疏忽都有可能夺走我们的一切!”

    “是!”佩西尼严肃的回应。

    另一方面,马车上的柳埃利眼神迷离地注视着窗外的巴黎,黑夜笼罩下的巴黎显得那么的寂静令人感到恐惧,隐藏在暗流之下的冲突即将开始。

    “多事之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