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请根据以下提示修仙黑夜弥天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康罗贝尔上校
    如愿以偿解散制宪委员会掣肘的奥迪隆.巴罗再度支愣了起来。

    有道是欲要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这一次“王者归来”的总理巴罗除了解散了共和派武装别动队之外,还在议会中一口气提出了“恢复盐税”与“恢复葡萄酒税”的两大恶政。

    法兰西的税收因为两大恶政多出一亿法郎,但是在某些“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之下,奥迪隆.巴罗已经是恶名远扬。

    塞纳省附近的农民或许不认识奥迪隆巴罗,但是一提到奥迪隆.巴罗这个名字就恨不得哙其肉,喝其血。

    毫无能力抵抗的共和派与山岳党只能选择在国民议会拍桌子抗议以示不满,但是他们的抗议在秩序党看来只不过是苍蝇在耳边嗡嗡叫,丝毫没有威胁。

    这还没完,身为奥迪隆.巴罗忠实狗腿子的莱昂.福适再次给了议会中的共和派以致命一击。

    1月31日,莱昂.福适在国民议会中发表了一篇关于结社权的法案,这条法案的第一条便是解散“俱乐部”与“咖啡馆”等集会活动。

    如果说别动队是共和派的枪杆子,那么“俱乐部”就是共和派的命根子。

    1847年著名的宴会运动就是从“俱乐部”开始,然后扩散到整个法兰西。

    尽管国民议会中的共和派激烈的反对莱昂.福适制定的法案,但是人言轻微的他们又怎么拗得过秩序党。

    在秩序党推波助澜下,结社权法案实行巴黎境内除秩序党与波拿巴派(爱丽舍宫派)的集会全部解散。

    共和派与山岳党被扫除国民议会的时间指日可待。

    清扫完国民议会中反对秩序党势力的奥迪隆.巴罗开始了自己的执政生涯。

    充当甩手掌柜的热罗姆.波拿巴同样也没有闲着,一心扑在内阁奥迪隆.巴罗与梯也尔给了热罗姆.波拿巴染指军队的机会。

    希望加强同军队联系的热罗姆.波拿巴当即成立了军事署,这个挂靠在秘书室下方的部门主要收纳军方向总统的致信。

    热罗姆.波拿巴还规定每一份信件都要由自己查阅后亲自回信,哪怕是一位普通士兵给他写的信,热罗姆.波拿巴也认真的回复他们,丝毫不假借他人之收。

    久而久之,皇帝侄子亲自回信的消息传遍了所有驻扎在巴黎附近军队士兵的耳朵里。

    同样渴望收到皇帝侄子来信的大头兵与中层军官纷纷向军事署写信,并且期待着热罗姆.波拿巴的来信。

    每一天军事署都要收到将近100封这样的信,热罗姆.波拿巴都一一看完并且回复他们,有一段时间爱丽舍宫书房的灯整宿整宿的亮着,因回信而疲惫不堪的热罗姆.波拿巴甚至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佩西尼也曾经尝试代替热罗姆.波拿巴写信,但是被他回绝,他确信只有用这种方法才能让巴黎军队认识他,从而夺取驻扎在巴黎近郊部队的军心。

    在看到某些诉苦的信封的时候,热罗姆.波拿巴还会附赠几枚拿破仑金币。

    功夫不负有心人,热罗姆.波拿巴夜以继日的回信与嘘寒问暖得到了回报,军队开始将热罗姆.波拿巴视做“我们的殿下”。

    许多驻扎在巴黎近郊军团的新生代军官(校级别的军官)都在字里行间中流露出渴望同热罗姆.波拿巴亲近的意思,热罗姆.波拿巴同样也时常邀请这些军官们来爱丽舍宫做客。

    每周的星期日晚上,爱丽舍宫都会变成校级军官聚会的场所。

    穿上列夫礼服的热罗姆.波拿巴成为了全场焦点,杯筹交错的军官们亲切的称呼热罗姆.波拿巴为“陛下”,热罗姆.波拿巴同样也称呼在场的军官为“未来的将军们”。

    宴会的气氛由一句“帝国万岁,波拿巴万岁!”彻底进入了高潮,所有军官的眼神中都闪烁着名为野心的火焰。

    热罗姆.波拿巴可以确信,他们的野心能够为自己所用,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自己要给这些丘八们一种自己能赢的感觉,否则这群来你粗鲁实则精明的丘八才不愿意跟随自己。

    经历过三个王朝的丘八早就累计出一身变色龙的技巧。

    这些“少壮派”军官一个接着一个的来到热罗姆.波拿巴的面前向热罗姆.波拿巴敬酒。

    热罗姆.波拿巴突然想起了不知道哪位仁兄的至理名言,军队文化就是酒厂文化。

    在这群丘八面前可不能退缩!

    热罗姆.波拿巴只能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一整瓶白兰地很快便被他喝完。

    就在热罗姆.波拿巴半醉不醉的时候,一位孔武有力,却略微有些谢顶中年男子出现在热罗姆.波拿巴的面前,他举起酒杯毕恭毕敬的说道:“帝国万岁!”

    相较于刚刚带着一丝傲慢的丘八,眼前的这个家伙反倒是有些恭敬的过头。

    热罗姆.波拿巴好奇的询问了一句:“能否方便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卷发谢顶中年男子瞬间挺直腰板,军人的铁血在他的身上展现了出来:“属下是弗朗索瓦.塞尔坦.康罗贝尔,现任朱阿夫团上校!”

    康罗贝尔、上校、朱阿夫团。

    三个关键信息瞬间将热罗姆.波拿巴的记忆唤醒,眼前的这个家伙不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历史上的康罗贝尔在帝国覆灭之后,仍然扛起波拿巴的大旗在法兰西为复辟的工作而努力。

    虽然说最后还是没能成功复辟,但是他的忠心确实其他波拿巴派无法比拟的。

    既有忠心,又有能力的属下当然要尽快收入麾下才行。

    “康罗贝尔上校!”热罗姆.波拿巴露出了善意的微笑,语气和善的询问道:“我记得朱阿夫团在北非,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

    “属下这次前来是为了授勋!”康罗贝尔依旧摆出一副恭敬的态度,俨然一副波拿巴分子的模样。

    “授勋好啊!授勋好啊!”热罗姆.波拿巴鼓励说:“法兰西就是需要像你这种能打仗,打胜仗的将军!”

    “您过誉了!”康罗贝尔受宠若惊的回应了一句。

    “你们何时授勋!”热罗姆.波拿巴接着问道。

    “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