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请根据以下提示修仙黑夜弥天 > 第九十六章 饕餮盛宴(三千字大章)
    “恭喜你!巴罗总理!”

    梯也尔微笑着向奥迪隆.巴罗表示恭喜,对于这样的结果他丝毫不惊讶,因为这一切都是之前已经安排好的。

    “谢谢!谢谢!”奥迪隆.巴罗激动的握住了梯也尔的手表达感谢。

    “不要忘记,我们我站在同一边的!”梯也尔先生的提醒了一句,他害怕眼前这个新任总理会因为他亲近左派的特性做一些愚不可及的事情。

    至于说梯也尔为什么不愿意自己担任总理,因为梯也尔还不想这么快就暴露在人们的视野中。

    梯也尔所做的一切都在为他1852年的总统选举做准备,他要消失四年时间让法兰西重新认识他,然后通过议会的间接选举成为法兰西第二任总统。

    在此期间,他还是会时常注意巴罗的动作,避免出现意外。

    “当然,我明白!我明白!”奥迪隆.巴罗依然激动的回应了一句。

    台上的热罗姆.波拿巴等待了台下骚动停止后继续说道:“各位,相信在我们的共同领导下,法兰西一定会日益走向繁荣!”

    热罗姆.波拿巴向台下再度深深鞠了一躬,而后他转身离开主席台,台下的议员再度对热罗姆.波拿巴报以热烈掌声,同时高呼:“共和万岁!”

    会议到了这里也就接近尾声,议长马拉斯特再度发表了闭幕式讲话后,总统就职演讲正式结束。

    位于左侧走廊的热罗姆.波拿巴总统在听到马拉斯特宣布国民议会结束后正要转身离去的时候,身后传来的一声呼喊叫住了他:“总统先生,请留步!”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个声音的主人,热罗姆.波拿巴转身看向身后道:“梯也尔先生!”

    叫住热罗姆.波拿巴的正是梯也尔,他同奥迪隆.巴罗一道来到了热罗姆.波拿巴的面前。

    面带微笑的梯也尔对热罗姆.波拿巴说道:“总统先生,不知道能否在您担任总统的大喜日子里,我是否有幸同巴罗先生、莫莱伯爵、尚加尔涅将军一道参加您的晚宴!”

    “当然可以”热罗姆.波拿巴毫不犹豫的回应道:“请告诉莫莱伯爵与尚加尔涅将军,我会在爱丽舍宫静候他们!”

    “多谢总统先生的厚爱,我和巴罗总理一定会准时赶到!”梯也尔同巴罗一道离开。

    望着梯也尔与巴罗离去的背影,热罗姆.波拿巴微微头,随即动身来到波旁宫的门口。

    夜幕降临,波旁宫两侧的树枝挂起了一盏盏煤油灯,地面也插满了火把,将整个波旁宫的外围照的灯火通明。

    驻扎在波旁宫的数千名士兵在尚加尔涅的指挥下整齐划一站在一起。

    骑在白马上的尚加尔涅重新换上一身戎装,他拔出腰间的指挥刀中气十足大喊道:“共和国万岁,总统万岁!”

    数千名士兵跟随尚加尔涅的声音呼喊着:“共和国万岁,总统万岁!”

    热罗姆.波拿巴轻轻颔首,对于尚加尔涅的怨气在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士兵的注目礼下,热罗姆.波拿巴同议会总务主任拉克奥斯登上马车。

    “忠诚”的尚加尔涅抽调了一队骑兵跟随在队伍的左右两侧,佩西尼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弗勒里与埃德加.内伊一左一右在热罗姆.波拿巴车架的两侧。

    队伍浩浩荡荡的从波旁宫出发,来到了爱丽舍宫。

    从马车上下来的人热罗姆.波拿巴总统,在拉克奥斯与弗勒里的陪同下参观了整个爱丽舍宫的布置。

    不得不承认,爱丽舍宫的装修与布局比自己之前所居住的莱茵旅馆要干大上不知道多少倍。

    更重要的是这里是自己伯父拿破仑皇帝当时的逊位场所,伯父逊位,侄子继位,这样的命运实在是太过于巧妙,巧妙到让人不得不浮想联翩。

    参观完爱丽舍宫的热罗姆.波拿巴握住拉克奥斯的手热情的说道:“拉克奥斯先生,承蒙不弃!希望您能够参加我的晚宴!”

    “多谢总统先生厚爱!”渴望同热罗姆.波拿巴总统建立联系的拉克奥斯当即答应了热罗姆.波拿巴的邀请。

    不过,他要先回家准备准备。

    拉克奥斯离去后,热罗姆.波拿巴又将佩西尼与莱蒂叫了过来询问他们关于邀请人员的情况。

    佩西尼与莱蒂向热罗姆.波拿巴保证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随后,热罗姆.波拿巴又询问了爱丽舍宫厨房总管泰兰关于晚餐的准备问题。

    泰兰同样也拍着胸脯向热罗姆保证一定会完成热罗姆交代的任务。

    晚上7点,被热罗姆.波拿巴选中的波拿巴党徒们怀着虔诚的心情抵达。

    8:00,迪穆尔同第一帝国的遗老们抵达。

    8:30,富尔德、欧仁.鲁埃抵达。

    8:50,梯也尔、巴罗、尚加尔涅、莫莱抵达。

    晚宴在9点正式开始,一桌桌的美食在泰兰德指挥下端到了大厅的一角,自助形式下的晚宴能否吃饱全凭自己。

    不过,在场的多数人都不是为了饱餐一顿而来。

    他们来到热罗姆.波拿巴的面前向热罗姆.波拿巴说着一些恭维的话,热罗姆.波拿巴同样也面带微笑表示感谢。

    伴随着一轮又一轮的敬酒,热罗姆.波拿巴逐渐感觉有些不支。

    恰在此时,梯也尔来到热罗姆.波拿巴的面前小声说道:“不知道,总统先生能否为我们找一个房间!”

    热罗姆.波拿巴微笑着点头,在他的带领下梯也尔等人离开爱丽舍宫的正厅进入爱丽舍宫的其中一个房间,正厅的主持者也有他变为了他的姐姐玛蒂尔德。

    进入房间的热罗姆.波拿巴坐在了一个单人沙发上,梯也尔等人坐在热罗姆.波拿巴身旁的沙发。

    “总统先生,非常感谢您能够任命我为总理!”刚刚落座的奥迪隆.巴罗向热罗姆.波拿巴回应道。

    “总理先生,在我选举之前就曾经说过,我的初心就是为了服务整个法兰西,你们都是法兰西的中流砥柱!”热罗姆.波拿巴回应了一句。

    “总统先生,不知道您对于内阁的其他成员有什么安排!”梯也尔接着回应道。

    “其他成员可以由巴罗先生提名!”热罗姆.波拿巴表达了尊重巴罗这个总理的权威,而后他又补充了一句道:“不过,我希望公共工程部与司法部能够注入一些年轻的血液!”

    看来是看中了这两个部门!

    “当然!我们尊重总统先生的意见!”梯也尔试探性的询问了一句:“司法部由欧仁.鲁埃先生担任部长如何,他可是整个巴黎最优秀的律师!”

    “我也赞同!”巴罗帮腔的说了一句。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热罗姆.波拿巴回应了一句。

    “公共工程部……”梯也尔踌躇了片刻之后,看向热罗姆.波拿巴他在等待热罗姆.波拿巴的回应。

    “莫尔尼先生如何?”热罗姆.波拿巴开口道:“我相信干过实业家的他一定会成为优秀的公共工程部长!”

    如果不是热罗姆.波拿巴的阵营中实在缺少这方面的人才,他绝对要对莫尔尼进行考验之后再放他担任公共工程部长。

    眼下自己手头人才拮据,只能先让莫尔尼挑起大梁才行。

    权力这个东西属于过期不候的产物。

    梯也尔表情闪过一抹惊讶,原以为他会推荐布莱的他,却推荐了莫尔尼。

    【注:出生于谬尔省的布莱是路易.拿破仑童年的玩伴,同样也是热罗姆.波拿巴的老师兼朋友。】

    据他所知,莫尔尼也不过是近期才向他靠拢的人。

    “可以!”鉴于莫尔尼的奥尔良派标签,梯也尔同意了热罗姆.波拿巴的要求。

    获得公共工程部与司法部权力的热罗姆.波拿巴暂时得到满足,他需要消化一下自己现有的力量。

    “剩下的位置,我相信巴罗先生一定会找到适合他的人!”热罗姆.波拿巴适时的急流勇退。

    奥迪隆.巴罗说出了自己意向的人,其中法卢伯爵担任公共教育部长、帕西担任财政部长、爱德华.杜伊担任外交部长……

    心满意足的热罗姆.波拿巴一一同意了奥迪隆.巴罗的提名,并告诉巴罗:“巴罗先生,在宴会结束之后,你可以拟订一个内阁成员名单!”

    “当然,名单不久后就会放在总统先生您的书房!”奥迪隆.巴罗回应道。

    “好了!先生们,我们谈完了,内阁的问题!现在该谈一谈,我们的教皇陛下了!教皇陛下现在还在里昂访问,看样子可能不准备回罗马了,教皇陛下如果长期不在罗马是要出大问题的!”梯也尔瞥了一眼热罗姆.波拿巴,看样子他似乎已经知道了热罗姆.波拿巴同庇护九世的建议。

    “教皇确实是一个大问题!”热罗姆.波拿巴皱着眉头说道。

    自从热罗姆.波拿巴离开教皇国后,庇护九世教皇的改革再次陷入了“深水区”,农村教士的到来冲击了城市议员的比例,使得教皇的权利不再流逝。

    但是教皇在政治改革取得成功的时候,并没有进行军事改革,原本一盘散沙的农民并没有成立像当初大革命普罗旺斯区一样的教皇派武装。

    伴随着城市派权力的流逝,焦躁不安的精英阶层开始铤而走险,他们在11月25日的时候,刺杀了佩雷里诺.罗西,可怜的罗西只比原来多出10天的寿命。

    佩雷里诺.罗西的死亡使得罗马一片大乱,各方势力的矛盾再猜浮出水面,感觉自己无法左右罗马政局的教皇在12月9日,借助访问机会跟随法兰西外交大使离开罗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