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请根据以下提示修仙黑夜弥天 > 第八十七章 狗急跳墙的卡芬雅克
    热罗姆.波拿巴相信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同样也没有无缘无故的馅饼。

    公共工程部长这个位置显然已经明码标价了。

    “只要你退出这次选举,我可以向你保证下一届你还能够坐在这个位置!”卡芬雅克开出了自己的条件:“相信我,公共工程部长这个职位能够给你和你的朋友带来想象不到的好处!”

    热罗姆.波拿巴静静的等待着卡芬雅克结束。

    “你觉得我的提议怎么样?”卡芬雅克看着热罗姆.波拿巴补充一句:“你还年轻!先从部长开始做起!”

    “卡芬雅克执政!”热罗姆.波拿巴脸上依旧挂着笑容,但是语气却更加的冷漠:“多谢您的厚爱,我觉得我的能力还不能胜任公共部长的位置。”

    “你可以先从秘书开始做起!”擅长直来直去的卡芬雅克似乎并没有明白热罗姆.波拿巴的意思,他好心为热罗姆.波拿巴“着想”道。

    “执政先生,公然将法兰西公器私相授予并不符合法兰西的民主精神!”热罗姆.波拿巴索性不在绕弯子,他篡紧拳头语气强硬的说道:“我想要什么位置,我自己可以去争取,并不需要您的施舍!收起你那副施舍的嘴脸吧!”

    “你又是何必!”卡芬雅克显然有些不甘心道:“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一个消息,在即将出台的制宪委员会制定的宪法中规定:法兰西总统的任期是4年一届,届满后不允许连任!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热罗姆.波拿巴依旧平静的卡芬雅克,眼神中似乎透露出他早已知晓的从容。

    “这意味着不管是谁,都只能担任四年的总统!”卡芬雅克继续说道:“热罗姆.波拿巴,你还年轻,应该经历过更多的锤炼才能够胜任总统!”

    “卡芬雅克执政,你说完了吗?”热罗姆.波拿巴一字一句的询问眼前这个被权力欲望蒙蔽双眼的军头。

    “我希望你能够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再一届的部长后,担任总统!你能够收获更多!”卡芬雅克不死心的说道。

    “鲁埃送客!”热罗姆.波拿巴一刻也不想和眼前这个家伙虚与委蛇,“卡芬雅克执政,如果你真的想要成为总统的话,就堂堂正正的通过选票莱击败我,而不是用这种手段!就算我不参加选举,你敢保证你的选票能够比勒德律.罗兰、拉马丁要高吗?”

    “执政先生,请吧!”鲁埃伸出手对卡芬雅克说道。

    “你……”卡芬雅克戟指着热罗姆.波拿巴转身离去。

    端着一整套茶具的弗勒里目送卡芬雅克离去后,望着热罗姆.波拿巴:“殿下,这个……”

    “放在这里吧!”热罗姆.波拿巴敲了敲楠木制作而成的木桌对弗勒里说道。

    “嗯!”弗勒里将茶具放在木桌上。

    热罗姆.波拿巴独自一人沏一壶好茶自饮自酌,嘴中露出了轻蔑的笑容:“差点就糟蹋了这壶茶!”

    ……

    九月四日,距离卡芬雅克来访后已经过去了十多天。

    在这十多天里,热罗姆.波拿巴连战连捷,来自法兰西五省的选票再度投给了他,同时在维克多.雨果的号召下许多塞纳省的市民也将选票投给了热罗姆.波拿巴,热罗姆波拿巴的选票一举冲破了十四万大关,将原本第二名的维克多.雨果死死的甩在了身后,国民议会的大门向热罗姆.波拿巴敞开,热罗姆.波拿巴作为塞纳省议员可以自由出入国民议会。

    就在所有波拿巴派都为热罗姆.波拿巴去的如此骄人成绩高兴的同时,国民议会中再度传来了一项令所有波拿巴派都为之咬牙切齿的提案。

    一时间,整个临时会议大厅被一股子火药味,窗外黑压压的乌云不止笼罩在了巴黎,同样也笼罩在了所有波拿巴派人的心中,每一位波拿巴派人的脸上都透露出一股子杀气,像极了一群麻匪组团聚会。

    “卡芬雅克那个混蛋!他怎么敢!”热罗姆.波拿巴铁杆狗腿子莱蒂破口大骂:“他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

    欧仁.鲁埃并没有像莱蒂一样选择咒骂,而且低头沉思。

    原来在今天上午的国民议会中卡芬雅克老生常谈的在国民议会大方言辞要求限制选民门槛,不要让一些丧失国格的选民投票。

    本已毫无争议的话题被卡芬雅克再次拉了出来。不过,这一次的投票结果却出乎了热罗姆波拿巴的预料之外,国民议会以350对400的选票否决这项提案。

    尽管国民议会还是以多数优势否决了这个提案,但是提案背后那多出来的300张赞同票如同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热罗姆.波拿巴的头顶,有能力动员300多名议员同时投下赞同票的党派除了秩序党之外,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党派。

    【国民议会中,超过三分之二的选票通过提案,提案才能够通过。】

    “最为关键的是秩序党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热罗姆.波拿巴表情同样也严肃了起来。

    如果卡芬雅克一直死抓着选民不够资格的话,很难保证那些原本意志不坚定的分子会将自己的选票投给卡芬雅克。

    “殿下,我还听到一个消息,卡芬雅克似乎正在同尚加尔涅谋划什么?”弗勒里小心翼翼的对热罗姆.波拿巴说道。

    “消息从哪传来的!”热罗姆.波拿巴将目光转向了弗勒里道。

    “奥普尔将军!”弗勒里果断的回应了一句:“奥普尔将军告诉我,卡芬雅克正在巴黎撤换一批思想行为不端正的士兵,将他们换成非洲的那些家伙们!”

    “多事之秋!”热罗姆.波拿巴按压着太阳穴喃喃自语。

    尽管原来历史中的卡芬雅克并没有选择走政变这一条路,但是同样也不排除他会狗急跳墙。

    尚加尔涅一个奥尔良派的将军和一个极端共和派的执政官混在一起那就更值得耐人寻味了。

    “殿下,你说会不会是秩序党特意连卡芬雅克当成枪使?”欧仁.鲁埃抬起头对热罗姆.波拿巴说道。

    “那他们的目的是什么?”热罗姆.波拿巴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他们的目的不会是我吧!”

    “很有可能!”欧仁.鲁埃试图串联起所有事情:“殿下,您还记得在里昂发生的那件事吗?”

    “你是说比若元帅?”热罗姆.波拿巴再度回应了一句。

    “对!”欧仁.鲁埃点头回应:“殿下,您没有发现,您在巴黎的威望更高了!如果我是他们的话,我一定会给您敲一个警钟!卡芬雅克的提案只不过是他们通过国民议会发表自己的态度,所以……”

    “所以我们必须要和他们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