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请根据以下提示修仙黑夜弥天 > 第三十章 动荡初始
    1848年5月5日清晨,北极星报刊登了主编哈尼在5月4日撰写的《论波拿巴思想与不列颠民主化运动》作为头版新闻,为了使读者更加容易读懂新闻内容(亦或是对不列颠王国政府的阴阳怪气),“北极星报”贴心在新闻的右下角印上了一副醒目的水墨画,画中一位衣着列夫礼服,腰间挂着一柄弯刀,头上带着二角帽(亦或者称之为拿破仑帽)长相令人忍俊不禁的“小胖墩”趾高气昂的一个类似于演讲台的地方指着画中的地图目光对准一旁角落的一对瑟瑟发抖男女,一副欺男霸女的形象,然而在“小胖墩”的右侧则是一串文字,文字上写着:“我要将法兰西思想传播到这里来,让你们的臣民反抗你,让普选法从照亮开始。”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关键在于画中地图的形状与英伦三岛的形状基本一致,站在“小胖墩”身上的那对男女佩,其中男士长了八字胡,女士的身材又矮又胖,不用仔细说明便足以明白,那对男女正是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

    倘若有人再仔细观察一番便会发现,那个所谓的“演讲台”的构造与议会的构造对大体相同。

    光是这一幅画足以胜过千言万语,如若在配上文章内容的话便会产生神奇的化学反应,从而达到一传十、十传百的目标,进而引爆整个伦敦舆论界。

    一口气刊印了七万份报纸的哈尼果断一股脑的将所有的报纸全部推入伦敦市场,他相信喜欢猎奇的伦敦绅士们一定不会拒绝哈尼为他们准备的“礼物”。

    这个国家太需要一场改革来完善现有体系。

    果不其然,在“北极星报”投放进入市场的之后,仅仅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便已经抢占了伦敦市场将近三分之一的份额,七万份报纸只剩下不到3000份,

    “主编,成功了!我们成功了!”一名记者踉踉跄跄的跑进门冲着尚在编辑办公室修改稿件与校队翻译的哈尼大喊大叫。

    就在同一时间,北极星报内的所有记者全部抬起头望着那名记者。

    面对办公室内众多同行的目光,传递消息的记者毫无惧色向哈尼汇报道:“主编,我们的报纸仅在一个上午的时间就卖出去将近7万多份,而且有些地区还出现了供不应求的情况!”

    这一刻几乎所有的目光都看上了哈尼主编,他们有的目光喜悦、有的不解、有的忧心忡忡。

    作为这一期报刊主笔人的哈尼主编同样也是激动的手直哆嗦,七万份报纸的销量意味着起码至少有以万千名小有资产的社会名流休息到他们的报社,只要在这1万多人中有一部分人的思想能够倾向于宪章派,那么哈尼的所有心血都没有白费。

    当然这也只是大胆的估计,“北极星报”的真正对口是工人阶级的中下层人,他们人数比精英阶级更加的多,不排除几名工人合力购买一份报纸的情况发生。

    不管怎么说,哈尼主编对联合王国的“第一枪”以极为圆满的方式,接下便需要彻底巩固现有成果,稳步推进,必要的时候还可以继续策动一场请愿运动逼迫联合王国接受他们的条件。

    “印刷与排班的情况如何?后续是否还能继续投放!”哈尼追问起后续投放的问题。

    “没有问题!后续我在回来的时候已经安排妥当!”记者竖起了五根手指自豪的说道:“五架印刷机同时开工,哪怕是整个伦敦地区的人都订阅我们的报纸也绰绰有余!”

    哈尼满意的点头后起身。

    既然第一枪已经打响,那么后续也断然没有撤退的道理,为此他需要寻找一些“同盟军”才行。

    ………………………………………………

    另一方面,整理完堂兄所有遗物并交完最后一个月房租的热罗姆.波拿巴正静静等待着法兰西方面传来的消息。

    5月4日的那篇文章似乎并没有在不列颠舆论圈中激起太大的波澜,它就如同一颗没入水中的小石子只是荡起小片水花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让满怀信心期待舆论大潮的热罗姆.波拿巴不由得自我怀疑的起来。

    难道是因为我的文笔不行?还是说我的方法不对?

    眼见不列颠舆论没有按照自己预期发展的热罗姆.波拿巴不由得有些心烦。

    不列颠舆论的失利看来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如果法兰西舆论界一如不列颠舆论界一样死气沉沉的话,自己的计划显然是折戟沉沙。

    届时自己应该用什么方法才能让堂兄返回法国成了热罗姆的头号问题。

    “我出去走一走!”心浮气躁的热罗姆.波拿巴决定牵着哈姆(路易.拿破仑在不列颠收养的一条宠物狗)走出走走。

    “殿下,我让弗勒里跟随你一起出去吧!”不放心热罗姆.波拿巴独自出门的佩西尼向热罗姆.波拿巴提出建议。

    “不用了!我只是出去散散心!”热罗姆.波拿巴果断拒绝了佩西尼的建议,他可不想在还没有成为总统之前就失去了人生自由。

    “殿下,这个请您务必带上!”佩西尼返回房间掏出一柄质地精良的左轮手枪与一根手杖,手杖内暗藏着一柄剑。

    热罗姆.波拿巴接过佩西尼递过来的手杖和左轮手枪牵着哈姆,顺着沙夫伯里茨大街一直行走,直到抵达圣马丁教堂。

    在贫民区与富人区的交界处,热罗姆.波拿巴发现周围的警力比皮卡迪尔大街明显多出来一些,许多义警同热罗姆.波拿巴一样手持手杖与左轮手枪神情戒备的注视着远处。

    热罗姆.波拿巴顺着义警的目光往远处看,距离圣马丁教堂不远处的咖啡馆正距离着不少人,他们有的衣着光鲜亮丽,有的衣衫褴褛,皆聚集在咖啡馆前。

    由于热罗姆所在的地方距离咖啡馆太远的缘故,导致他只能朦朦胧胧的听“拿破仑”“平等”等词语。

    这激发了热罗姆旺盛的好奇心,他决定过去一探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