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请根据以下提示修仙黑夜弥天 > 第十二章 热情的维多利亚
    “野心勃勃?”

    阿尔伯特的嘴脸微微上扬,旺盛的好奇心使得他将目标从路易.拿破仑的身上转移到了热罗姆.波拿巴的身上,嘴中下意识吐出了一句德语。

    波拿巴家族的骨子里果然流淌着一股科西嘉人才有的叛逆者的血脉!

    阿尔伯特亲王心中默默感慨了一句。

    自拿破仑.波拿巴失去皇位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的时间,波拿巴家族从来没有一刻停止过追逐皇位,波拿巴的党羽们也从来没有一天放弃过。

    从莱希.施塔德伯爵(罗马王)、拿破仑.路易(路易.拿破仑的哥哥)、路易.拿破仑,再到现在的热罗姆.波拿巴,波拿巴家族第二代人选已经折损了3个,他们对于法兰西的皇位依旧没有死心。

    阿尔伯特不知道是该说他们坚韧不拔,还是应该说他们死心眼。

    “没错!亲王殿下!”詹姆斯医生将自己与热罗姆的谈话一五一十的告知给了阿尔伯特亲王。

    阿尔伯特亲王眉头时而紧皱,时而舒缓,他起身在狭小的房间里来回踱步。

    詹姆斯医生见状同样也不敢继续坐在沙发上,他赶忙也跟随阿尔伯特亲王起身站在了沙发,一只手扶着沙发,另一只手紧贴下身棕黑色的牛皮长裤,眼睛时不时瞄向阿尔伯特。

    “殿下,红茶到了!”粗犷的苏格兰腔调的英语从门外传来,将阿尔伯特从思考拉回了现实。

    回过神来的阿尔伯特看着一副窘迫表情的詹姆斯医生,脸上再度露出了歉意的表情:“詹姆斯医生,非常抱歉!因为我的缘故……”

    “殿下,没什么!”詹姆斯医生慌忙摆手回应,而后行礼道:“能够为王室服务是我的荣耀!”

    “那就请坐吧!”

    在阿尔伯特的招呼下,詹姆斯医生再度坐下,几名侍从小心翼翼将一枚松木雕刻而成的小型圆桌放在了詹姆斯医生与阿尔伯特的面前。

    紧接着一碟碟点心、一小壶红茶与两盏小型红茶杯放在了圆桌上。

    约翰.布朗小心翼翼的将红茶茶壶端起倒入其中一个茶杯之中,然后后退一步回到侍从该站的位置。

    阿尔伯特亲王小心翼翼的端起茶杯缓缓的吹了两口热气后,轻轻呡一口红茶,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虽然说印度红茶的滋味并不如它邻国的茶叶的好喝,但是胜在量大,可以保证每一位不列颠的公民都能够喝到正宗的红茶。

    红茶搭配着牛奶与糖块更是不列颠人民充饥必备了。

    认真品鉴一番的阿尔伯特亲王这才想起詹姆斯医生,他正想拿到茶壶帮詹姆斯医生倒茶。

    熟料詹姆斯医生抢先一步“抢走”,阿尔伯特亲王的杯子中再次装满了红茶,顺便他也给自己倒上了红茶。

    一场无声息的下午茶只持续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就结束,阿尔伯特亲王思考了很多,詹姆斯医生也受到了半个小时的煎熬。

    “亲王殿下,我该走了!”詹姆斯医生半弓着身子谦卑的向阿尔伯特亲王表达离开的意愿。

    从詹姆斯医生的口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答案的阿尔伯特也不愿意让这位医生继续“煎熬”下去,他礼节性的向詹姆斯医生表示希望下次能够再见面后,嘱咐约翰.布朗将这位客人互送离去。

    詹姆斯医生跟随着约翰.布朗离去后,阿尔伯特亲王同样也离开了偏房,这一次他来到了位于白金汉宫后院某个房间。

    伴随着阿尔伯特亲王“咚咚”的敲门声,门内传来了一句优雅的德语“请进”,阿尔伯特亲王露出了令万千少女都迷醉的成熟男人的大叔笑。

    一位因怀孕而身材略微显得有些臃肿的女子正坐在长条沙发上双手交叉嘴中不停的哼哼着来自德意志儿童的摇篮曲,而她的怀中正抱着一位酣然入睡的“小精灵”。

    “维多利亚,你知道……”阿尔伯特似乎并没有发现“小精灵”的存在,他的声音似乎比平常更加的高亢。

    “嘘!”维多利亚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并指了指抱在婴儿。

    阿尔伯特这才意识到孩子的存在,他赶忙咽下了呼之欲出的话语。

    可是这一切都已经为时已晚,维多利亚怀中那个刚满一个月的“小精灵”被父亲的推门和“吵闹”声惊醒。

    “呜哇!”

    “小精灵”放声大哭,维多利亚埋怨的看着阿尔伯特一眼,后面只能干笑两声。

    维多利亚一边继续哼唱着来自德意志的歌谣,一边青青的摇动手臂。

    小婴儿在母亲的轻柔呵护与歌声下停止了吵闹,静静的注视着眼前的母亲。

    门外的几位侍女在听到门内的哭声后还以为孩子又饿了,她们慌忙找到了白金汉宫滞留的奶妈。

    奶妈跟随着侍女一同进入房间,看着维多利亚与她手上的公主道:“陛下,还是我来吧!”

    维多利亚再度用责备的眼神看了阿尔伯特一眼将公主交给奶妈并嘱咐他们照顾好公主。

    奶妈小心翼翼的将维多利亚怀中的小公主捧在怀中向维多利亚略微行礼后离开房间。

    房间内只剩下了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两个人。

    “都怪你!将路易丝吵醒了!”维多利亚女王撅着嘴像小女孩一样埋怨阿尔伯特。

    恐怕任何人都无法想象一个掌控了大半个世界的女人也会流露出像小女孩一样的表情。

    望着维多利亚充满稚气的表情,阿尔伯特亲王大步搂住维多利亚坐在沙发上调笑道:“如果让墨尔本勋爵【注释1】知道的话,一定又要板着脸教训你了!”

    身为辉格党党徒的墨尔本勋爵是出了名的顽固派,小时候的维多利亚没少被墨尔本勋爵教训。

    “墨尔本勋爵当初可是被你赶回家养老的,要怪也只会怪你!”维多利亚女王熟料的搂住了阿尔伯特的颈部露出了妩媚的表情。

    PS:1.墨尔本勋爵:曾经辉格党党鞭、30—40年代不列颠首相,同时也是维多利亚女王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