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从洪拳开始 > 第32章 咏春正宗,两指胜敌
    “张天志?咏春??”

    洪康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这不是叶问后来的一位对手吗?

    两人的咏春功夫不相上下,张天志还和叶问争过“咏春正宗”的名头。

    没想到这场比赛还吸引了他来。

    不过,这会儿还年轻的张天志,不知道有多少实力??

    洪康寻了个好位置,可以让他看到擂台上的情况。

    “咏春?”

    洪震南一嘀咕,“不知道是不是华公的传人?还只是挂羊头卖狗肉!”

    “华公?爹,华公是谁?”

    功夫境界,洪康已经超过了洪震南;但对于各门各派的人物关系了解,洪康就与父亲相比了,毕竟年纪还轻,这可是需要时间来增加阅历的。

    “华公就是陈华顺,花名“找钱华”,乃是一代咏春宗师。”

    “咏春是南方小拳种,一代十余人,真传三五人,本来声名不显。”洪震南解释道,“但是这一代出了个大才——佛山叶问。”

    “叶问?”

    洪康诧异的是洪震南竟然知道叶问这一号人。

    “不错。当初宫家老爷子宫宝森在南方办理隐退仪式,听说就是叶问搭的手!”

    洪震南的语气里藏不住那股羡慕之情。

    “宫宝森??”

    “对,这可是一代宗师啊!糅合了八卦、形意,自创了《宫家六十四手》。”洪震南说道,“当年在北方,几乎是武林盟主一般的地位。”

    “但是,后来,他在金楼与叶问搭手,算是认可并成全了叶问,也算是把自己的名声送给了叶问。”

    洪康从父亲洪震南的话语里听出了浓浓的羡慕。

    或许,对洪震南那一代人年轻时,宫宝森的名头就像是一座高峰。

    洪康心里呢喃:“叶问?宫家?六十四手??”

    ……

    张天志为了参加今天的比赛,看得出来是打理了一番自己。

    上身白色唐装,下身黑色长裤。

    加上常年习武,看起来身材挺拔,神采奕奕。

    手上戴着比赛用的分指手套,他特地选了白色的。

    他今年二十九岁,算是从小习拳。

    自打习武开始,他一直就有个目标,说是野心也好,说是理想也罢。

    他要证明,他所学的才是咏春正宗!!

    《咏春拳》自从“赞先生”梁赞手中,得到真传的只三人,他的两个儿子:梁壁和梁春,再就是“华公”陈华顺。

    而梁壁和梁春后来离开佛山,来到港岛,以行医为业,并不以教拳为生;反倒是陈华顺在佛山收了十几个弟子,而且都是富家弟子。

    因为咏春授拳之法与一般少林拳术不同,因它需要通过长期过手之练习,而过手之最佳练法,需由个别教授,故不能允许多教。

    因此陈华顺收费颇昂,所以不为一般人士所能负担,而能学者,多为贵家公子,当时有“少爷拳”之称号。

    本以为富家纨绔学拳也不过是一时兴起,不可能有多大成就。

    没成想出了个叶问,搭手“一代宗师”宫宝森,使得咏春和叶问的名气,一时无两。

    张天志很不服气。

    因为他觉得,自己所学的《咏春拳》才是真正的传承,才是——咏春正宗!

    因为,他是跟随“春少爷”梁春学的。

    梁春作为“赞先生”梁赞的儿子,在实战中,他的武艺虽然稍逊陈华顺和梁壁一筹。

    但是他的学识比两人更为广博,另两人实战强,但碍于学识问题,难以详细地将本身所学,有理论性、有系统性地对弟子解释清楚。

    但是,现在武术圈子里,一谈到咏春,只会想到叶问。

    “师父,今天我一定会让世人知道,谁才是咏春正宗!!”

    张天志心底发劲。

    他目光看向自己的对手,上下一打量,微微一紧,似乎跳跃着锐意。

    对方是以混混打扮的高大青年,胸口还有纹了一只狼头刺青。

    混混一出场,底下就有他的小弟在高呼,在嘶喊。

    “无敌战神,必胜!!”

    “楠哥,上啊!”

    张天志看着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陈开楠,人高马大,是挺唬人的。

    “无敌战神?!你自己取得?”张天志轻笑着问。

    陈开楠俯视着比自己低了半个头的张天志,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

    他鼻孔朝天,哼哼两声,傲然道:“小子,别说楠哥不给你机会,还是趁早认输吧!不然待会头破血流的可不好。不仅拿不到奖金,还要贴上一笔医药费。”

    张天志眼里闪过寒光,“是啊!我们要是打起来,肯定会有人受伤的。不过,我不认为那人会是我!”

    陈开楠狰狞的一笑:“蛤!那走着瞧!!”

    陈开楠用手指在自己脖子前横着一划,盯着张天志咧开危险的笑容。

    裁判员站到中间:“预备——开始!”

    陈开楠在哨声一落,整个人就挥舞着拳头,像一匹公牛般冲了过去。

    他要一拳就把这小子给结果了。

    张天志步伐灵活,一个垫步滑到了侧面。

    而陈开楠由于冲得太快,向前跑了好几步才停住。

    张天志心下对此人做出判断:“空有一身力气,完全不会运用。”

    “我接下来还有其他比赛,得节省体力,还不能受伤。那么——速战速决吧!”

    张天志眼睛看向陈开楠的身体中线位置,圈步上前,速度极快。

    陈开楠变招不及,只得一拳打出。

    但由于没有摆好架势,这一拳的力度完全不够。

    张天志右手随意一挡,左手成掌指,向前狠狠一戳。

    “标指。”张天志道,

    “云门。”

    陈开楠被戳的面色涨红,脚步连连后退,似乎呼吸不畅。

    张天志戳的位置在其胸前壁外上方,肩岬骨喙突上方,锁骨下窝凹陷处。

    这是【云门穴】,是肺经上最高位的穴位,是肺脉通经行气必经点。

    张天志得手不饶人,追步跟上。

    又一指戳在其胸骨中线剑突下一寸。

    “鸠尾!”

    两指过后,张天志负手而立。

    只见陈开楠捂着自己胸口,不断地咳嗽。

    像是吃饭噎住了,又像是憋闷喘不过气来。

    “咳咳……咳咳……”

    鸠尾穴为治疗噎之重要穴位,其内连膈肌。

    膈肌与呼吸有关,膈肌痉挛会导致呼吸不畅。

    张天志就是一指重击在陈开楠的“鸠尾穴”上,促使其膈肌痉挛,呼吸困难。

    张天志脚下一窜,直接来到陈开楠身后。

    可陈开楠还是不断地咳嗽着,咳得都弯下了腰,完全没注意到身后的张天志。

    “哎……何必呢!”

    张天志轻叹一声,一掌打在其颈后。

    “啪嗒!”

    陈开楠的身体重重的砸倒在地。

    裁判员上场,一检查,哨声“哔”得一吹。

    “第一场,胜者——张天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