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从洪拳开始 > 第29章 父子争执
    洪震南听着自己儿子的“震惊”宣言,以他的心境都心潮翻涌。

    洪震南紧紧地盯着洪康的眼睛,仿佛要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什么来。

    可是,洪康的目光淡然而坚定。

    他毫不眨眼,显示他的决心。

    “阿康,你可知道,说出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吗?”

    洪震南的语气放柔,充满了劝导之意。

    “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有多少年纪轻轻就武艺大成的人,想要一登天下第一的宝座,最后都落得个惨淡收场。”

    “阿康,你的功夫虽然已经超过爹了,但是世上能人无数。”

    “武林有句老话叫:言必称三,手必称拳。意思是能人背后有能人,凡事让人三分。”

    “更别说你还想要洋人上场,这不更是乱了套吗??!”

    洪康静静地听洪震南说完,没有急着反驳。

    “爹,你觉得我是那种在意“天下第一”这种虚妄的东西的人吗?”

    洪震南轻哼道:“以前我觉得不是,现在我看不准了。你从小聪明,学武天赋比我好,人也主意多,可这主意一多,人就容易走歪了。”

    洪康不管洪震南话里的意思。

    “爹,我已经明劲、暗劲,皆至大成。”洪康说这话时并没有骄傲之情,很平静,“可我——看不到化劲的路。”

    听到洪康说起来这个,洪震南张张嘴,想要劝慰,却不知从何说起。

    难道跟儿子说,你的功夫已经很高了,不用再提升了??

    那么多习武之人,能达到【化劲宗师】的又有几人呢?!

    洪震南也是武人,他知道特别的有天赋的武人,哪个不是想要更上一层楼!!

    而自己儿子有天赋吗?

    那自然是天赋异禀的。

    洪康继续掰扯道:“咱们家的《洪拳》传承不全,没有涉及到“化劲”的知识;而这些年认识的人里,也没有化劲高手,仿佛这世上已经没有化劲级宗师了。”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远的不说。

    像是董海川、杨露禅、李景林、孙禄堂这些前辈,必然是【化劲】级的宗师。

    “所以,儿子想通过举办这个比赛,看看有没有可能吸引到一些高手。”

    “不敢奢望能遇上化劲级宗师,但是或许可以从来参赛的高手嘴里,打探到些许关于化劲级的奥秘。”

    “也许他们本身不是化劲级,但是有些许这方面的传承。”

    顿了一下,洪康接着再说。

    “就算这些目的都达不到,那也可以推动我们武术的发展,提升我们华人的自信心,不至于给人我们很弱小的印象。”

    “同时,控制在一定范围的比武,也能够丰富武者的实战经验,或许让能让我触类旁通,有所启发。”

    “总不能像以前那样,一家家的上门切磋。”

    “碰到心胸廓然的人,切磋也就罢了;”

    “要是那种心气儿不是很顺的,切磋就变成了踢馆,那不就是结仇了嘛!”

    沉默了许久。

    洪震南问道:“你打算怎么吸引那些人来参赛?”

    “奖金和荣誉。”

    “并不是所有习武之人都是富有的,习武之人也要吃饭,有的武者日子过得很拮据,所以奖金是必不可少的;”

    “至于荣誉?!”

    “除了极少数淡泊名利之人,谁人不好名?!!”

    洪康淡淡道,“所以我打算准备三种精美的奖牌,分为金银铜三种。”

    “冠军不仅可以得到一枚金牌,还有二十万元奖金;亚军奖励一枚银牌和十万元,季军奖励一枚铜牌和五万元奖金。”

    “爹,你看我的主意怎么样?”

    “噗~~”

    洪震南一口茶水直接喷了出来。

    大叫道:“咳咳咳……你知道一万元是什么概念吗?还二十万元!!”

    洪震南表情有点气急败坏,用一副看败家子的目光看着自己儿子。

    洪康不接话,不紧不慢继续说:“第四名奖励两万元,第五名奖励一万元,但都没有奖牌;而第六名到第十名的人都是奖励五千元。”

    呼哧~

    呼哧~~

    呼哧~~~

    洪震南的胸膛猛烈起伏,他是真的生气了,声色俱厉道:“你知道五千元能做什么吗?你就一开口就是五千元!!”

    “相当于一个普通工人,不吃不喝,积攒两年的薪水。”洪康神情平淡。

    “呃……”

    洪震南神情一滞,语气缓和了不少:“你知道?”

    洪康笑道:“儿子又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纨绔,做了几年教务主任,和学生们的家长也有过接触,自然知道这物价水平。”

    洪震南不解:“那你还提出这么离谱的奖金?最高奖金二十万元,一个普通工人可能一辈子都挣不到这么多钱!!”

    “只有这样,才能吸引那些真正的高手来参赛。”

    洪康记得前世的那些世界拳王,那个出场费不是几千万美刀起步!

    按照一个普通教师月薪四千,干一辈子都挣不到人家一场出场费。

    洪震南见到儿子的执拗,便从另外一个角度劝说。

    “这么高额的奖金,的确会吸引很多人参赛,那些洋鬼子也会心动。”

    “就算让你办起来了,这么高的奖金,你觉得以咱么商会是实力能办几次?最多两三次,咱们就要去喝西北风了!”

    洪康恍然,笑道:“爹,原来你是担心亏损。我告诉你,办这种比赛,不仅不会亏钱,还能大赚一笔呢!”

    洪震南一副看傻子的神色看着自己儿子。

    见洪震南不信,洪康就把一些可以赚钱的方式说了说,还给洪震南详细的算了一笔账。

    从报名费,门票价格差异化,赞助商费用、广告费、以及延伸出的周边产品,甚至狠一点可以开一个盘口。

    不过油麻地内是没有赌档的,十年前全都被清理光了,要真的弄盘口,还得去其他地方弄。

    洪震南听着儿子给自己一笔一笔算的账,眼睛是越来越亮。

    他以前听到这些就烦。

    但是做了这么多年的商会会长,一个大老粗也变得会算账、看报表了。

    “这事能干。但现在还有一个问题……”

    洪震南目光灼灼盯着洪康:“你能确保,你拿到冠军吗?”

    洪康笑了:“不能。”

    洪震南虎目一瞪:“我&@#*……”

    【新书起航,求呵护,求一切。各位看官各种票疯狂地砸过来吧(义无反顾脸),不要怜惜我,我可以的……(坚定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