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从洪拳开始 > 第26章 所谓人体巅峰?!
    洪康正闪避着众人的围攻。

    无论他们是出拳,出腿,擒拿,鹰爪,甚至是拳脚并用,洪康都能闪开。

    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他从容不迫,沉着冷静。

    这是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

    他的精神意识在这一年的搏击里,得到了极大的锤炼。

    最显著的,洪康闪避时,表现出了一种自然的、快速的本能反应与应变能力。

    那是人类本来就应该具备的,对危险的感知能力;

    以及,对目标那种特有的精神震慑力,和令对手不战已输掉三分的气质。

    “桥来桥上过、无桥自造桥。”

    洪康嘴里轻声念了一句拳术谚语。

    忽的,

    他两手探出。

    “各位,小心了!”

    踏!踏!踏!

    洪康连续几步跨出,手上招法直截了当,劲力勃发。

    他体魄过人,拳力远在这些人之上。

    砰!砰!砰!

    拳头砸到身体的沉闷声。

    几道身影痛呼一声,应声而倒。

    “喝!喝!!”

    洪康以身调气、以气催力。

    宛如一头莽牛,仗着自己的体型,在羊群中横冲直撞。

    一路横推,无人可挡。

    虽然《洪拳》是讲究硬桥硬马的武术,但是洪康的身法并不慢,反而很灵巧。

    甚至在游走的时候,洪康还有心思想别的事情。

    洪康测试过,自己现在的力量大约能举起二百五十公斤的物体,约莫是自己体重的三倍,算是达到人体巅峰了。

    有人能奇怪,才二百五十公斤,怎么就算是人体巅峰了?

    有的拳王能一拳打出上千斤的力量!!

    这要注意了,能打出多少拳力,跟能举起多少重量是不一样的。

    因为,打拳除了最基本的身体素质外,还要考虑到技巧的关系。

    洪康,依稀记得,前世有人提出过个理论。

    由于人体的肌肉纤维和骨骼结构,哪怕是世界举重冠军,也只能举起自身约三倍体重的重量。

    故而,假设有两人都达到了自己的体能巅峰。

    那么,肯定是更重的那人力气更大。

    所以,在洪康认为,无论是明劲暗劲,在达到自己的体能巅峰时期,力量是相差不大的,更多是一种劲力上的掌控不同。

    只是,九成九的武人并不能达到自己的巅峰。

    要么是锻炼方式不合理;要么是物质营养没有跟上身体的消耗;要么是并没有达到劲力大成。

    锻炼方式问题,自然有众多前辈,前仆后继的研究人体,从而有了各种各样的武术流派;

    对于营养方面,各门各派研究出了自己独家的秘制药膏,武术可以传,但是秘制药膏绝不能外传;

    就像这些保安队的队员,他们可以把自身武术毫不遮掩的探讨,但绝不会泄露自家的秘药。

    而【劲力大成】,才是拦在所有武人面前的大石。

    明刚、明柔,暗刚、暗柔,四种劲力完全掌握,才算得上是劲力大成!

    而要是能够四种劲力随意转换,收发由心,那就是有了步入化劲的门票。

    注意,也仅仅是有了门票而已!

    化劲真正的精奥,在于通过特殊的法门滋养锤炼骨髓,经过易髓换血,让体魄再次蜕变增强。

    “嘭!”

    洪康并步,直臂上举,一记“学士打躬”,以明刚之劲对敌。

    一声闷哼,最后一个人倒下了。

    四周观战的人,一脸震惊的望着站在中央的洪康。

    这一刻,这个画面似乎定格。

    环顾四方,看向倒下的众人,洪康目光平静,并无自傲之情,只觉得是理所当然罢了。

    他腹腔鼓动,平复呼吸,放慢气血奔涌。

    心想:“可惜,爹和娘都对化劲不了解,虽然有点信息记载,但真正有用的却没有。”

    ……

    春秋商会。

    洪震南和一帮人围在一张大圆桌上商讨。

    如今能坐在这张桌子上的人,已有十二人之多。

    除了洪震南、罗子韬、郑子轩、庞凯波四位元老外,还有就是几位商户,也是体现春秋商会这些年的发展。

    庞凯波这些年也做到了警长的位置。

    “会长,今天是要说什么事吗?”有人问。

    洪震南环顾一圈,道:“托诸位的福,咱们这些年是发展的越来越好。”

    “大家一起发财嘛!”有人笑道。

    他是开纺织厂的,最近几年,纺织厂的生意蒸蒸日上。

    “这还要多亏了保安队啊!才能让我们这些商户能安心做生意。”

    “是啊,是啊……”

    “……还是洪会长有先见之明呐!”

    洪震南手往下压,示意众人停下。

    “但现在也有了一个问题。咱们这边由于生活安定,经济也好,不少人来到这儿讨生活。加上咱们这儿原来的人口,有一件事也要解决了。”

    “那就是上学问题了。”

    “刚好和阿康之前提出的武校计划可以一起启动。”

    有人担心:“但是,咱们这些人办学校,能办下来吗?”

    能上学自然是大家梦寐以求的,而且要是真的办了学,对他们的名声也是好事。

    华人里一直就有“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说法。

    古代也有不少富商喜欢铺桥修路,建设学院,从而名传一时。

    洪震南把目光投向了庞凯波。

    “肥波?”

    庞凯波一抖他肚子上的肥肉,苦着个脸道:“老大,我真的要叫你老大啊!我只是个警长啊,你以为我是无所不能的吗??”

    众人一听庞凯波的话,神情暗淡下来。

    “我有办法。”

    洪康推开门走了进来。

    “阿康?!”

    “洪少爷。”

    “洪少爷好。”

    洪康没有卖关子道:“我可以请瑞士驻港领事卢卡尔帮这个忙。”

    洪震南问:“阿康,你什么时候认识了个领事??”

    “就在不久前。”洪康随意找了个空位坐下,“之前去散心时,遇到了“K”字号的人打骂几个人。”

    洪震南没管其他,第一时间问:“你没出什么事吧??”

    洪康摇了摇头,“他们把那个外国人当成人英伦老绅士,所以暴打了一顿。他的夫人险些被当场打死,我正巧路过,就救了下来。”

    “没想到那个老外是瑞士驻港领事,他自称卢卡尔,我们就这么认识了。”

    “我想,这种事情,他应该帮得上忙。”

    洪震南和几人商讨一番后,才有了最后决定。

    “好,阿康,那这事就交给你了。”

    “你从商会账户上支点钱,顺便买点补品。去请人家帮忙,总不能空手上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