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娘娘今天掉马了吗 > 第81章 两世为人
    待到了护国寺,已经是五天后了,其实为了顾及两个女孩子,已经走得很慢了,但是墨清越还是吐的昏天黑地,到了地方的时候,脸白的像一张白纸,一点血色也没有,下车的时候,险些栽了下去,还是舒炳文扶住了。

    “大师,许久不见。”

    方丈大师出山门相迎,这是墨清越第一次见到方丈-了禅大师,大师也是双手合十见的礼,“上次见殿下还是小儿,如今已是翩翩少年郎了。”

    “这位便是墨小姐吧,还记得十一年前初见她,还是一个婴孩,如今也大了。”了禅大师走到墨清越面前,慈眉善目的,看着她的眼睛,“眼睛很清澈啊,正如当年我给她批的命一般啊,干净清澈。”

    声音有些沙哑,此时一个年轻的和尚走了过来,“师父,我扶您吧。”

    到了大殿,了禅大师和几个和尚坐在中间,大师一一介绍了一下,这几位便是他的三个徒弟,空易、空礼、空法,刚刚过来扶着的便是三弟子空法大师,同时也是戒律院的主持,听说人望很高。

    被几位小僧带到了后山的厢房,这里是专门接待贵客的,干净整洁,墨清越放下包裹,看了看外头,小声问:“你们说这护国寺改选方丈是怎么选?看谁辈分高吗?”

    “奴婢也不知道,听说是辩论佛法,看谁对佛法的见解更加深沉吧?”百合这么一说,墨清越倒是笑出了声:“还深沉,佛法怎么深沉了,我就是好奇一下,感觉这位了禅大师好像深不可测。”

    “何止深不可测,简直就是神人。”舒为宁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百合和玉竹赶忙给她行礼,她挥了挥手,“你可不知道,多少达官显贵找他批命呢,当年你母亲离开你,还是因为他给你批的命。”

    “批命就是算命的意思?那我的是好还是不好啊?我都没听说过。”这件事情好像从来都没人很认真的提起过,只知道因为他的话,自己有了个姐姐,之后有了自己,萧南意也为此去了南山十年。

    “你家里都没和你说过吗?”

    “没有,我娘只和我说,让他们收养姐姐,有了我之后,我娘亲就去了南山,具体批命是什么内容,我真的不知晓啊。”她当真好奇了,只是这个命应该不会不好,也不会太好,不然早就被说了。

    “这几年大师都没有给人再批过命了,说天机泄露太多不好。”舒为宁点了点头也觉得有理,墨清越对于这种事情一直抱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

    一起用了晚膳,一个下午都没见着舒炳文,哪怕是晚膳舒炳文也不在,她让百合陪她出去遛遛食,说真的,护国寺真的很大,后山也是一片厢房,大概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现在到没住着多少人。

    绕着绕着,也不知道绕到哪里,她和百合都是路痴,无意中推开了一扇门,便看到了了禅大师正在打坐,心中只想说,凡是有那么巧的吗?

    “大师,对不起,我们两个迷路了。”刚道歉,转身就要溜,了禅大师睁开眼,朝墨清越招了招手,淡然地说:“你总是要来见我的,早一些,晚一些的事情,只是没想到是这个年岁。”

    依旧是那种淡然沉稳的口吻,“百合,你在外面等我。”

    走到大师面前跪了下来呢,刚想说什么,却听到大师说:“两世为人也很辛苦的,知道太多,想要的太多,想逃避的太多。”

    她的脑海里“咣”的一下响了起来,“大师怎么知的,不对....为什么大师会知道。”

    “你很迷茫对不对,总觉得看穿了一切,却发现一切都不同了。”大师伸手指了指桌上的签筒,“求一签吧。”

    “大师,我听说您许久不为人批命了,这....”

    “你的这一签,是十一年前留下的,给你批下命后,你的母亲说,命运该掌握在你自己手里,这一签她不替你求了,待你再见贫僧的时候,由你自己求,所以这一签是你自己的。”大师的话很淡然,甚至有些气短的感觉。

    拿过签筒,心中想的是很多,却不知道该想什么,摇了许久,都没掉下来,睁眼看着大师,他拈花一笑,“想的太多也不好,执着太多,想一件你最在意的吧?”

    最在意的吗?墨清越闭上眼,想到的第一件便是:这一世我还会重蹈覆辙吗?

    “咣当”一声,一支竹签掉了下来,双手拿给大师,他看了一眼,还是那淡淡的笑容,

    大师从屉子里抽出了一张白纸,拿起毛笔,写了很长的一句话,交到墨清越手上,她看得懂,真的看得懂,只是平日不爱写。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大师,这是何意?”

    这首诗她肯定知道啊,所以到底几个意思呢?难道都喜欢打哑谜?

    “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了,遵从内心便好了,至于结果,只能看天,”

    空灵到有些目眩,拜别大师,出了门,百合一把扶住了墨清越,“小姐,你怎么了?”

    “没事,有些晕了头了。”

    “奴婢扶您回去吧。”

    刚想问你认不认识路,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刚想叫他,他大步走到自己面前,一把抱起了墨清越,“不认识路还吓跑,大晚上的,要是掉到山崖下去怎么办?”

    “殿下,我虽然不认得路,但是前面有没有路,我还是晓得的,能放我下来吗?这么肃穆的地方,随便拉拉扯扯不好。”伸手想要推开舒炳文,他却不肯撒手,“我送你回去吧,不然你认得路?”

    “我可以问啊,我张嘴了。”

    “那还不如我送你回去呢,方便些,之后陪我用膳吧?我晚膳都没吃。”

    这算是什么?还没送回去呢,就要报酬了呀?

    “我吃过了,我不是陪吃,我不陪,让人给你准备清淡点吧?不对,这里是寺庙,只有清淡的,难得在那么幽静的地方,麻烦殿下,您就早点睡吧?黑眼圈都出来了,马上就很丑了。”伸手想指他的眼睛,却被他抓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