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视世界神探从卧底开始 > 第三十四章 黄文彬的挑刺
    第二天早上9点,陈永仁和往常一样准时出现在了O记办公区。

    “早,各位。”

    “早,陈Sir。”

    “早,阿仁。”

    “……”

    就在陈永仁笑着和众人打招呼时,陈永仁身后响起一阵敲门声。

    “哒、哒、哒。”

    陈永仁转头,赫然发现神色不是很好看的苗志舜站在门口:“苗Sir,早。”

    “阿仁,出来下。”苗志舜冲陈永仁招了招手,转身便走。

    陈永仁见状,连忙跟了上去:“苗Sir,出什么事了吗?”

    “内务部来了三个家伙,他们想跟你谈谈。”

    “内务部,”陈永仁这才明白为什么苗志舜的脸色好看,没有哪个警察喜欢和这些家伙打交道。不过,他却有些不太明白:“我最近好像没做什么吧,内务部找我干嘛?”

    “准确来说,不仅是找你,他们还找了陈聪明和他的三个卧底,”看着陈永仁一脸不解的模样,苗志舜便把他刚刚得到的消息说了出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跟昨天晚上C组抓捕赤虎的行动有关,杜豪那家伙死了,上面肯定想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永仁表情不变,耸了耸肩:“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抓捕赤虎的行动,我又没有参与。”

    苗志舜并没有察觉到丝毫异常,解释道:“你难道忘了林广杰那个家伙,赤虎和林广杰有很深的关系,而林广杰又是死在你的手里。我想,他们肯定是想多了解这方面的东西。”

    听完了苗志舜的猜测,陈永仁无奈地摇了摇头:“真麻烦,算了,我去跟他们简单聊几句就是。”

    “你小子到时候可别乱来。”对于陈永仁与内务部之间的‘多番交往’,苗志舜很清楚。

    “放心吧,苗Sir,我这个人很有分寸的。”

    说话间,二人来到了一处会议室。

    “你进去吧,记得我说的,别乱来。”指了指会议室的门口,苗志舜又叮嘱了一句,便离开了。

    拉开房门,刚进入会议室,陈永仁便看见坐在里面的太子、异形还有火柴三人。

    “陈Sir!”正在悄悄嘀咕的太子三人见到陈永仁的出现,连忙从椅子上站起身。

    “坐下说。”摆了摆手,看着关上房门的小会议室,陈永仁问道:“里面是不是已经开始了?”

    “是的,陈长官正在里面接受审讯。”太子点头回道。

    这时,坐在一边的异形问道:“陈Sir,内务部这次找上我们,是不是有很大的麻烦?”

    看着紧张的三人,陈永仁摇头安慰道:“放心吧,只需要把你们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就行。不过,”

    说到这里,陈永仁顿了顿才补充道:“昨天的案子我多少也知道一些,你们当时晕倒在现场,之后东西就被拿走了。我想,责罚肯定是少不了的。”

    “这我们也知道,不过谁能想到,幕后竟然还有一伙人。”听了陈永仁的话,火柴三人都有些不甘心。

    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卧底任务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竟然出现这样的事情。

    就在陈永仁和太子三人交谈的时候,小会议室内,因为情绪过于激动,陈聪明的眼睛再一次不停地眨动起来。

    “……陈警官,根据我们所了解的情况,你和杜警官一直在竞争C组二小队总督察的职位。现在杜警官死了,就不会再有人跟你竞争这位位置了。”看着长条桌对面的陈聪明,黄文彬冷声说道。

    “你胡说什么,”尽管早已有所准备,知道今天恐怕不会好过。但是听了对方说出的这番话,还是把陈聪明的肺都给气炸了:“是,我承认我的确和杜豪在竞争总督察的位置。但是,我还不至于下作到做这种事情,我陈聪明是有原则的。”

    “原则,呵呵,”黄文彬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那你告诉我,昨天晚上,那么多人执行任务,结果任务不但没有成功,而且身为指挥官的杜豪却死了。陈聪明,你不觉得这未免太巧了吗。我如果没了解错的话,这次行动的情报都是由你提供的。所以,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你隐瞒了假情报,甚至暗中与人勾结交易害死杜豪警官。”

    “你、你、你血口喷人,”陈聪明气地从凳子上站起身,指着黄文彬,身体不停地颤抖:“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一切是我做的,你们这是栽赃陷害……”

    看着有些语无伦次的陈聪明,以及对方不停眨动的眼睛,黄文彬皱了皱眉。陈聪明有病史他是知道的,他今天是来找对方的麻烦,可不是要把对方气进医院。想到这里,黄文彬也不理会对面的陈聪明,而是和两边的属下低声探讨了几句。

    “哒、哒、哒”,坐在黄文彬右手边的工作人员敲了敲桌子:“陈警官,你现在情绪有点太激动了,麻烦你先出去冷静一下。”

    说完,这人起身绕过长条桌,走到陈聪明身边,推着他向房门口走去。

    陈聪明也懒得再多说什么,只是恨恨地看着神色平静的黄文彬,抚着胸口缓缓向外走去。

    “咔嚓。”

    房门刚打开,陈聪明便看见了安坐在椅子上的陈永仁以及低声交谈的太子三人。

    冲陈永仁点了点头,陈聪明什么也没说,先找了张椅子坐下,然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慢慢平缓下激动的情绪。

    看见陈聪明这个反应,陈永仁哪里还不明白,内务部这群人,今天还真是来者不善啊。

    工作人员自然注意到了神态最安定的陈永仁,他只是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冲太子招了招手:“太子是吧,你跟我们进来。”

    “是,长官。”太子深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然后起身迈步进入房间。

    “咔嚓。”

    随着房门关上,还坐在椅子上休息的陈聪明连忙来到陈永仁身边坐下:“阿仁,呆会小心点,内务部这群家伙今天来者不善,摆明了是来找我们的麻烦。”

    “为什么?”

    “因为杜豪,应该是杜豪背后的区浩麟安排的。”

    “原来如此,”陈永仁点了点头,然后闭上了眼睛:“没关系,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罢了。”

    见陈永仁如此淡定,陈聪明也没再多说什么,而是走到异形和火柴两人身边开始叮嘱起来。他知道这三个年轻人脾气大,所以劝他们到时候不要冲动。

    事实也如陈聪明所担心的那样,办公室内,简单问答了几句后,黄文彬的问题就把太子给惹毛了:“太子,我很好奇,为什么昨天晚上在停车场,那些人都死了,偏偏你们三个没出事,这不得不让我们怀疑,那伙幕后黑手是不是跟你们有交易。”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试试,”在警察学院的时候,太子、火柴还有异形的脾气就很不好,从来不鸟那些教官。现在听了黄文彬的话后,立刻气地起身指着黄文彬:“你什么意思,照你这么说,我们三个卧底就该死是不是?”

    “太子,我希望你摆正自己的态度。你现在是在接受我们的调查。如果你是这个态度的话,不得不让我们怀疑你是否有资格成为一名合格的警察。”不等太子回答,黄文彬跟着说道:“还有,就事论事,难道我不应该怀疑你们吗?这次行动的情报是你们三人提供的,然而你们却不知道幕后还有一伙黑手。这伙黑手不但抢走了高氯酸氨烈性氧化剂,还把赤虎和甄尼给杀了。我很好奇,你们三人难道就真的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另外,昨天出去了那么多警察,结果大家都没事,偏偏是和陈聪明有矛盾的杜豪死了,而陈聪明又是你们三人的直属上司,我不得不怀疑,这一切都是一个圈套。”

    看着神色涨红的太子,黄文彬冷声说道:“通过这个圈套,你们和幕后黑手达成了交易,把东西交给对方,对方帮助你们干掉了杜豪。甚至,我不得不怀疑,你们是不是还收了对方的金钱。”

    “呵呵,哈哈哈哈,真他妈有意思,”听完了黄文彬说的这么一番话,太子反而不像一开始那样愤怒和激动了:“好啊,假设你说的是真的,证据呢,请你拿出证据来。如果没有,小心我向上面投诉你们。”

    “投诉我,年轻人,你还真有意思。”黄文彬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我现在怀疑你们有很大的嫌疑,如果你们不能提供充足的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那我不得不很遗憾的告诉你,小朋友,你以后在警队内部的前途堪忧。”

    “你威胁我!”太子的胸膛开始急速起伏起来。

    黄文彬摇了摇头:“不是威胁,我在向你阐述一个事实。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最后仔细想想发生的所有事情。我如果是你,只要足够聪明,就知道会怎么做。”

    说完,黄文彬摆了摆手:“送他出去吧,请异形,算了,陈永仁既然来了,那就让他进来吧。”

    “咔嚓!”

    看着打开的房门,异形和火柴连忙起身走向胸口不断起伏的太子。不用问,只看对方这个反应,他们就知道肯定是被对方刁难了。

    陈永仁只是睁眼看了看太子愤怒的表情,便重新闭上了眼睛。不过很快,他就感觉到面前似乎站了一个人。

    陈永仁睁开眼睛,看着站在面前的工作人员,淡淡道:“怎么,这么快就轮到我了。按照顺序,不是应该轮到另外两个家伙吗。”

    “不,黄Sir想先和你聊聊。”

    “好啊,我这个人最喜欢聊天了,特别是和你们内务部。”陈永仁微微笑了笑,起身,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当先朝房门走去。

    “啪嗒、啪嗒、啪嗒……”

    与陈聪明以及太子有些急促的脚步声不同,陈永仁的步伐很稳,很有节奏感,只听他的脚步声,黄文彬就知道面前这个年轻人很冷静,一点慌张的情绪都没有。

    “陈永仁,你在我们内务部里名气不小啊,很多人都提起过你。今天,我算是见识到本人了。”

    看着黄文彬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以及对方肩膀上的三粒花,陈永仁脸上的笑容很平和:“不知道这位总督察怎么称呼?”

    “黄文彬,你可以叫我黄Sir。”

    陈永仁点了点头:“黄Sir,我其实有些想不明白,关于赤虎的行动我可没有参与,你把我叫来干什么?”

    “没参与,不见得吧,”黄文彬摇了摇头:“据我所知,林广杰是死在你的手里。也因为这个原因,赤虎才会亲自带人来港岛谈生意。之后,你又和陈聪明一起交流过关于赤虎的情报。你看看,你这都不叫参与,那什么叫参与。”

    陈永仁压根就没把对方的话放在心上:“黄Sir,你既然把我找来谈话,那想必肯定了解清楚了所有事情经过。从头到尾,我和林文杰是因为他发展三合会势力,参与多起枪击案和珠宝抢劫案,然后他才在枪战的过程中被我给击毙。至于关于赤虎的情报,也只是偶然得知而已。之后,我就把情报移交给了C组。昨天晚上的具体行动,我也没有参与进去。”

    不理会陈永仁说出的这番话,黄文彬说起了另一件事情:“有一件事情,我其实一直想不明白,昨晚的行动计划肯定是泄露了,那么问题来了,是谁泄露的呢?我想来想去,能泄露消息的肯定是和江湖上经常有往来的人才行。最后,我想到了你,还有就是太子那三个家伙。如果不是你泄露的消息,那就很可能是那三人泄露的消息。陈永仁警官,你觉得呢?”

    “呵呵,”陈永仁看出来了,面前这个家伙今天摆明了就是故意来找茬的,完全都是在进行个人臆测:“我觉得不怎么样,我这个人,最讨厌和别人打嘴仗。我的回答很简单,警队是有条例的,如果你觉得是我们泄露的消息,那请拿出证据来。否则的话,就别耽误大家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