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门神尊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阶符篆
    那一道璀璨的剑光,犹如鬼魅一般,刹那间出现在他脖子前。

    而此时,青年的长剑,距离罗宸浩还有一尺之远。

    罗宸浩这一剑,竟是后发先至!

    “死!”

    罗宸浩低喝一声,旋即,那剑光便掠过了青年的脖子。

    脑袋飞起,鲜血迸射,有如喷泉暴涌。

    那飞起的脑袋之上,暴睁着死不瞑目的双眼,满脸是不敢置信的惊恐和绝望。

    这个青年,竟挡不住盛怒之下的罗宸浩一招半式。

    另外一个持枪青年,因为速度稍慢,进攻节奏就慢了一拍。

    但就是这一慢,却也救了他一命。

    眼睁睁的看着同伴被如此惨烈、干脆的杀死,他直吓的目瞪口呆,如同傻子一般惊呼:“你……你怎么会如此强大?难道你不是地念境?”

    他已经有些语无伦次,几乎说不出话来。

    眼前的一幕,实在太过骇人。

    他的实力,比刚刚死去的同伴强大不了多少,    同伴一招被杀,他上去,结局也是一样,同样是死路一条。

    纯粹的送死。

    “交出令牌,马上离开,我可以不杀你。”罗宸浩的声音,冰冷有如万年寒冰。

    持枪青年脸上神色变幻,心中挣扎不已,眼神四下扫视一周,一咬牙,挺枪杀了过来。

    他不能如此逃走,至少现在不能。

    他不得不出手。

    所以,他抢先出手了。

    先下手为强!

    他害怕自己晚了,便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斩杀了。

    “幻影枪!”

    伴随着他色厉内荏的吼声,长枪幻起一片枪影,枪尖闪烁着慑人的寒光,朝着罗宸浩击杀而来。

    “你既然一心求死,我便成全你!”罗宸浩语如寒冰,每一个字,都充满恐怖的杀意。

    手中长剑吞吐出恐怖的剑芒,撕裂虚空,暴斩而出。

    呯!

    枪影和剑芒甫一碰撞,便分出了高下。

    枪影直接被斩断,被切割成了无数碎片。

    那剑芒似乎犀利到了极点,力量强大,速度快捷,势不可挡。

    眼见剑芒裂空,闪

    (本章未完,请翻页)

    电而来,持枪青年大骇。

    他能感受到,对方的杀意有如惊涛骇浪。

    他没有丝毫犹豫的暴退,同时心中暗暗后悔,真不该为了一点虚无缥缈的利益,蹚进这一潭浑水。

    长枪暴刺,枪影凝聚成一条长龙,朝着罗宸浩扑杀而去。

    他当然知道杀不了对方,只是想能够稍稍挡的一挡,给他逃跑的时间就行了。

    但即便是这样小小的愿望,也得不到。

    剑芒瞬间撕裂了枪影长龙,余势不止,朝着他斩杀而来。

    持枪青年魂飞天外。

    他还不想死,他还想在弥光界寻找机遇。

    双目一瞪,牙关一咬,心一横,右手一抹,闪电般拿出了一枚符篆。

    符篆暗黄,布满繁复的符文,一股强大无比的气息弥漫而出。

    “四阶符篆!”

    罗宸浩眼神一缩,心中凛然。

    他没有料到,这持枪青年的身上,居然还携带着如此高阶的符篆。

    四阶符篆,那可是相当于玄念境高手一击,威力强大无比。

    看对方非常肉疼的模样,便知道这东西珍贵无比,应该是家里给他保命用的底牌。

    但他相信,以持枪青年的实力,应该不能完全激发出符篆的威力。

    倘若真能完全激发,他就不得不立时退避。

    “都是你逼的!”

    持枪青年狂吼一声,体内灵力奔腾着冲进了四阶符篆。

    然后,将符篆一下子扔了出去。

    轰!

    霎时间,虚空震荡,嗡鸣不已。

    一片璀璨有如烈日的光华闪现,瞬间照亮了这一方虚空。

    持枪青年脸上的肌肉一阵狂跳,就只这么一下,体内的灵力便瞬间消耗一空,全部融入到了四阶符篆之中。

    这一击之后,他将毫无抵挡之力。

    但此时,他处于巅峰!

    他,要杀人。

    “小子,你欺人太甚,我要你死!”

    持枪青年歇斯底里的狂叫着,脸色一片涨红。

    一个小小的地念境,竟然害得他消耗了一枚四阶符篆,这可是他保命之物啊,就这么用了出来。

    鼻孔都在冒烟

    (本章未完,请翻页)

    ,心都在滴血。

    但没有办法,为了活命,为了能够在弥光界多呆一会,他只能豁出去了。

    毕竟,此地距离天都峰很近了,也就意味着,他距离心跳的机遇也很近了。

    相比起被杀死,咬咬牙消耗一枚四阶符篆,他觉得还是挺划算。

    这一枚四阶符篆,是家族花二十万下品灵石买来给他保命用的,扔出去,就等于是扔掉了一大堆灵石!

    这种感觉,真的很令人牙疼。

    没想到,对方却非常不屑的笑了。

    “你以为,凭借一枚四阶符篆,就一定能杀得了我吗?!”

    罗宸浩早已想好对策,就在符篆激活,光华闪亮的一瞬间,他接连三次折叠空间,比一抹流光更快,远离了符篆所在。

    符篆剧烈燃烧。

    下一瞬。

    轰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陡然炸开,耀眼至极的光华充斥满整个虚空,狂暴绝伦的气浪四散席卷,将这一方虚空打的噼里啪啦作响。

    地面剧烈震动,跳跃起伏,一道道可怕的波动朝着四周飙射。

    这种力量,强大无匹,狂猛绝伦,可以轻松摧毁一座山峰,荡平一汪大河。

    不远处混战的双方,全都被余波冲击,瞬间暴退数十丈。

    过了半晌,符篆激发的威势才缓缓消失,爆炸之地,赫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深坑。

    花草树木,山石泥土,俱都消失一空,放眼望去,满目疮痍,一片狼籍。

    对战的双方,都暂时停止了攻击。

    距离最近的张科军战团,两人衣衫破烂,嘴角血痕刺目。

    四阶符篆激发时那强横的冲击,虽然仅仅只是余波,仍旧直接令得他们受伤。

    周拔皮开口骂道:“你小子居然还藏着一枚如此厉害的符篆,刚才他们掉坑之际用出来,岂不是早弄死了,还用现在这么麻烦!”

    持枪青年不敢言语,却是暗自腹诽,如此珍贵的符篆,他怎么可能轻易用掉。

    “宸浩哥哥,你在哪里?”张青黛俏脸一白,娇声喊道。

    “哈哈,别叫了,他肯定死了!”持枪青年苍白的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

    (本章完)